零零看书 > 在星际成为传说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寻界

第五百一十九章 寻界

这是一次苏夏期待了很久的会面。

他心里有很多疑惑,大概都能在这次会面中得到解决了。

龙城之主已经离开了学院地下,此次会面的地点并不在学院,而是一个很神秘的区域。

“北风,这次会见的地点相当特殊,是中心大楼地下的一个隐秘空间。”老院长找到苏夏,对苏夏说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

那个隐秘空间,迄今为止,只有龙城之主进去过。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进去过,哪怕是老院长都不曾进入那个地方。

没人知道那里面有什么。

老院长也不知道。

“这次会面,你一定要重视。”老院长认真地叮嘱,“城主大人可能想将你当成接班人培养,毕竟你现在的实力、资历、名望基本都够了,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年轻,未来一片光明。”

“我明白。”苏夏连连点头。

“不要因为你是六级生物就小觑城主大人,他拥有的学识与见识,远比你想象得要多。”老院长再次叮嘱。

“我懂。”

“唉……可惜城主大人没有子嗣,如果他有孩子,并且能亲自教导,肯定能培养出一个合适的接班人……”

老院长叹了一声,又想到了自己培养出来的胡立。

他已经对胡立彻底失望了。

龙城内部,其余优秀青年也好不到哪儿去,大多是温室里的花朵。

放眼整个龙城,年轻人之中,竟然只有苏夏这个外来者比较合适做城主的接班人。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来到了中心大楼的地下室,走到了一个电梯前。

“北风,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老院长止住脚步,对苏夏说:“电梯会把你送到一个地下军火库里,你出了电梯后,一直往里走,大概走五百米左右,有一道门,门后就是那个隐秘空间。”

“好,我知道了。”

苏夏点点头,进入电梯。

这一幕倒是让他有些既视感,分身在遗忘之地时,也是这样乘坐电梯去见罗斯的。

只不过电梯的方向不同,一个往上,一个往下。

电梯带着苏夏缓缓下降。

没多久,电梯稳稳停住,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一个巨大的地下军火库出现在苏夏眼前。

各种武器堆满了货架,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他没有停留,径直往前走。

按照老院长所说,他走了大概五百米后,看到了一道漆黑的大门。

还不等他走上前敲门,门内就传来了龙城之主的声音:“进来吧。”

“好。”

苏夏略一点头,随即推门而入。

门后的区域,就是老院子口中的神秘空间。

与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这个号称整个龙城最神秘的区域,给他的感觉十分空旷。

四周很昏暗,什么都没有,唯有中间有一束暗澹的白色灯光打下,照亮了中心区域。

龙城之主就站在那束光芒中,负手而立,目光沉稳,静静看着苏夏。

在他身旁,身旁有一个看上去很古怪的机械装置。

苏夏进来之后,身后的房门缓缓关闭,将这片区域与外界隔开。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龙城之主。

龙城之主也看着他,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许久。

两人都沉默着。

过了一会,龙城之主轻叹了一声,脸上浮现出遗憾的神色,对苏夏说:“真正的北风,已经去世了吗?”

“是。”

苏夏没有否认,当场承认了。

他并不意外,毕竟他虽有北风指挥官的记忆,但终究不是曾经那个人。

无论是行事风格还是语言风格,他都无法与曾经的北风一致。

伪装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且他的实力上升得太快了,快得不正常,像是开了挂一样。

龙城这里肯定有曾经那位北风指挥官的资料,只要认真看过那些资料,再与苏夏的行为作风进行对比,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别的人或许想不到,但龙城之主不一样。

他大概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是不死族的成员?”龙城之主的声音很沉稳,再次提问。

“是。”苏夏点头。

“果然……”

龙城之主又是一声轻叹,大概是在叹息那位天才指挥官的陨落。

过了一会,他对苏夏说:“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苏夏答道:“有。”

“你说。”

“你有孩子吗?”

“有,有一个。”

龙城之主缓缓点头,沉声答道:“我有一个女儿,叫‘苏小夏’,如果她顺利长大,年龄应该跟你差不多吧……说来也巧,你在龙城注册的那个名字,倒是与我女儿一样。”

“女儿?”

苏夏一怔,急忙追问:“只是女儿?没有儿子吗?”

这个回答,与他一直以来期待的不一样……很不一样。

他以为他会得到另一个回答。

那个回答才是他期待已久的。

“为什么要这么问,你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桉?”龙城之主看着他,似是猜到了什么,眼底出现了一丝柔和,缓缓说道:“逝去的时间不可追回,逝去的人也一样。”

“不可追回?”苏夏身体一震,低声喃喃,“不可追回……”

“如果我没猜错,在你那个世界,我应该是你的父亲?”龙城之主温和地问他。

“是。”

“那么,你的名字或许是苏夏,以前我与爱人商量过,如果是男孩,就叫这个名字。”

龙城之主的声音愈发平和,没有以往那么威严。

他注视苏夏,柔和地说:“我也很希望你是我的孩子,但我们终究只是两个不同世界的游魂,我的孩子在十多年前就因病去世了,看得出来,你的父亲也去世很久了。”

“我……”

苏夏张了张嘴,忽然沉默了。

他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庞,心里还有很多话,但都说不出口了。

那些话,是他准备了许久,准备对他父亲说的。

但眼前这个人,并不是他父亲。

而他的父亲,或许正如这位龙城之主所说,逝去的都已失去了,不可追回。

他收回目光,低着头不再开口,缓缓坐在门边,背靠冰冷的大门,沉默了很久,心里像是有什么在撕扯,有些难受。

他来到这个世界做的很多事,都是为了今天这次见面。

可如今,那些事似乎都没意义了。

“你心里应该还有一些疑问,那些疑问,我也无法解答。”龙城之主忽然开口,“走上前,接触我身旁这台机器,或许你能得到一部分解答。”

闻言,苏夏缓缓抬起头。

他刚才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龙城之主身旁的那台机器。

那机器很奇怪,大约半人高,看上去就是一根金属圆柱,只不过表面有很多颜色不一的指示灯。

苏夏看了许久,也没有得到系统的任何提示。

这也是奇怪之处。

放在以往,任何东西,只要看得久了,系统都会给出提示。

“它的名字,叫做‘寻界’,或许你听说过。”龙城之主缓缓开口。

“寻界?”

苏夏低声喃喃,这名字他确实听过。

当初,他在海底金字塔,拿到金色圣塔组织留下来的星图时,曾听到过一段留言。

在那段留言的最后,提到了“寻界”这两个字。

留言中的寻界,难道就是这台奇怪的机器?

可金色圣塔组织是万年前来到这颗星球的,难道这机器已经在这颗星球上存在了上万年?

“这台机器有什么作用?”苏夏缓缓起身,他心里确实还有诸多疑惑。

“接触之后,你就会知晓了。”龙城之主没有回答。

“好。”

苏夏没有犹豫,这种事再怎么犹豫都没用,不如果断尝试。

他目光专注,缓缓走上前,走到了这片区域中心的光束里,一步步靠近那台古怪的机器。

最后,在龙城之主的注视下,苏夏深吸了一口气,缓慢地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这台机器上面。

“嗡——”

机器轻微一震,表面的各色指示灯纷纷亮了起来。

下一瞬,一股宛若触电的感觉从苏夏的掌心传来,这感觉他很熟悉,每次启动手环也如此,只不过这次更强烈。

他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但身后的地面并不坚硬,他像是倒在了一片冰冷的湖水中,整个人被湖水包裹,身体不断往下沉,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深处。

下坠……

不断下坠……

黑暗仿佛没有边界,坠落也仿佛不会停止。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夏终于恢复了意识。

“嘶……”

苏夏捂着额头,感觉头部剧痛,脑子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他眉头紧皱,缓慢地睁开眼睛,发现发现自己回到了寝室里,眼前是熟悉的寝室床帘。

在他身上,盖着熟悉的学校被褥,鼻尖也萦绕着熟悉的洗衣粉味道。

“怎么被送回来了?难道那机器的作用和手环一样?”

苏夏下意识抬起手,想看看手环。

可下一刻,他就吃惊地发现,那个黑漆漆的手环竟然不见了。

他的手臂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

苏夏目光一滞,难道无法再通过那个手环回到游戏世界了?

他急忙起身,顾不得头痛的感觉,将电脑打开,打算通过电脑登陆游戏,看看自己的角色还在不在。

但很快,他心里一沉,直勾勾的盯着电脑桌面。

在他的电脑桌面上,竟然根本没有仰望星空的游戏图标!

不对劲!

苏夏分明记得,在游戏开服的当天,他就跟几个室友一起把这个游戏下载了下来的,而且当晚还是跟几个室友同时进的游戏。

只不过,后来他一直用手环进游戏,电脑用得少了,毕竟电脑无法带来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期间,他根本没有删除过这游戏。

除非寝室里另外几人趁他下楼吃饭的时候动过他电脑,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现在的苏夏是比奇堡团队的核心,寝室里另外几个家伙只要脑子没出问题,就肯定不会这么做。

“不对劲,这里是幻觉世界吗?”

苏夏揉了揉眉心,低声喃喃。

这时,下床忽然传来了李德福的声音:“咦,老苏,你起来了?头还痛吗?”

听到这声音,苏夏眼睛一亮,立即拉开床帘。

在他下床的,正是熟悉的李德福。

寝室里另外几个室友也都在。

室长宇文树学,还有何裂和何聚这两兄弟坐在一起,正在玩lol,手指头在键盘上飞快的移动。

另一个室友李斯桦则在玩一款枪战游戏,一直盯着屏幕,神色十分专注。

“大家都在啊。”苏夏说道。

“当然在啊,今天是星期天,不用去上课,咱们又都是单身狗,没人约出去玩,只能窝在一起打游戏了。”

李德福耸了耸肩,感觉苏夏在问废话,以前每个周末都是这样过的。

他抬头看着苏夏,问道:“老苏,你的脑袋怎么样?没问题了吧?”

“我脑袋怎么了?”苏夏的头确实很痛,但他认为是那台寻界机器导致的。

“你忘了?”

李德福眼睛一瞪,急忙跳起来,摸了摸苏夏的额头,并说:“坏了,该不会是被撞失忆了吧?”

“什么撞失忆了?”苏夏有些奇怪。

“你昨天打篮球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脑袋撞了,一直喊头疼,我们就把你送到医院去检查了一遍,医生说有轻微脑震荡,没必要住院,回来休息几天就好,你都忘了吗?”李德福问苏夏。

“我?打篮球?”

苏夏愕然,他的篮球技术不怎么样,身高也很勉强,已经很久没打过了。

李德福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老苏,你可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啊,还是篮球社的社长,也是寝室里唯一一个不爱玩游戏的,这些你不会忘吧?”

“对啊,老苏,要不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室长宇文树学也抬起头,寻问苏夏。

“什么篮球社长?你们该不会合起伙来……”

正说着,苏夏忽然一怔。

他注意到,这几个室友对他的称呼并不是“苏兄”,而是“老苏”。

不对!

很不对劲!

他看了眼几个室友正在玩的游戏,试探着问道:“你们不玩仰望星空了吗?”

“仰望星空?这是什么?”李德福愣了愣,问道。

“貌似是嘤国那边的一种黑暗料理。”李斯桦接了一句。

“嗯,我也听说过。”何裂点点头,表示认同,并在手机上面搜索出了仰望星空派的图片。

“老苏,你早上说梦话的时候倒是说到过‘仰望星空’这四个字。”室长宇文树学开口。

“梦话?”苏夏看向宇文树学。

“对,我想起来了。”

李德福也说道:“老苏,你早上说了很多梦话,什么‘比奇堡’、‘北风’、‘仰望星空’之类的,咱们都等你说银行卡密码呢,但你一直没说。”

“老苏,你该不会是梦湖涂了吧?”李斯桦问道。

“有可能,我听说有些人做梦做得太久,醒来后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李德福又摸了摸苏夏的额头,一脸关切的模样。

听着几个室友的话,苏夏的眉头皱得越来越深。

他清晰记得自己在游戏里的经历,确信自己没有做梦。

那些经历,一定是真实的!

随后,他问道:“你们还在通过游戏工作室赚钱吗?”

“在啊。”李德福答道。

“现在主要玩什么游戏?”苏夏又问。

“当然是这个!”

李德福举起他的手机,指给苏夏看。

在他指着的手机桌面上,有一个游戏图标,图标是一个神态俏皮,闭着一只眼,手势可爱的白头发人物形象。

李德福轻轻一点,点在图标上。

“原神,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