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251 临时公寓

251 临时公寓

“为什么要继续居住酒店?”内森条件反射地说道,说出口之后就意识到自己太过理所当然了,“抱歉”的话语就先蹦了出来,然后这才连忙慌张地解释到,“我的意思是,居住在酒店里还是不太方便,就好像客人一样,没有家的感觉;而且,酒店里进进出出都是陌生人,你的隐私也没有保障,狗仔队的来来往往,就让人烦不胜烦了。”

“我在洛杉矶本来就是客人。”蓝礼耸了耸肩,轻描淡写地说道。内森快速地眨了眨眼,瞳孔剧烈震动了起来,完全分辨不清楚这句话背后的真实情绪,以至于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这句话,一点头绪都没有。

看着内森那诚惶诚恐、忐忑不安的神情,蓝礼不由哑然失笑,他想起了当初盛气凌人的费舍尔-摩根,于是调侃了一句,“放心,我不会咬人。”

内森愣了愣,然后生涩地挠了挠头,表情顿时变得尴尬起来,想要解释一番,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最后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生涩的话语,搭配那憨厚老实的表情,蓝礼顿时不由莞尔轻笑出了声,气氛顿时就轻松了下来。

内森重新看向了正前方,汇入了并不繁忙的车流之中,“我的意思是,接下来一段时间,你都要待在洛杉矶拍戏,居住在酒店里势必不太方便。”

“接下来一段时间?”蓝礼的眉尾轻轻一挑,不明白内森这句话的意思——“爱疯了”最多在三天之内就可以杀青,其实按照计划,剩下的戏份只需要一天就足够了,只是德雷克还预留了一些补拍镜头的时间。

“是的,贾斯汀剧组将会在洛杉矶拍摄两周到三周的时间,然后前往里约。不过,里约的场地租赁还没有敲定,所以也有可能先开始亚利桑那州的拍摄,我们还需要等待剧组的进一步通知。但,但可以确定的是,洛杉矶会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主要阵地。”

内森恢复了镇定,详细地解释了起来,可是蓝礼却觉得自己有些没有跟上速度,他的嘴角往下拉了拉,好奇地说道,“先把谈话往前面倒转一些,贾斯汀?哪个贾斯汀?”

“贾斯汀-林(Justin-Lin,林/诣/彬)。”内森没有任何停顿地说道,匆忙转头看了蓝礼一眼,捕捉到了那一丝疑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噢,抱歉,你还不知道,对吧,我都忘记了。”一句简单的道歉,又一次让内森慌张起来。

蓝礼抿着嘴角点点头,“那么,我现在已经做好准备,侧耳倾听了。”

“是的,是的。”内森连连点头表示了赞同,“’速度与激/情5’,我刚才说的就是这个项目。安迪说,合同已经进入法律审核程序了,等这部电影——呃,’爱疯了’杀青之后,你就可以立刻投入’速度与激/情5’的拍摄之中。”

蓝礼的眉尾再次轻轻上扬了一下,眼底流露出了一丝意外,还有一丝惊喜。

没有想到,“速度与激/情5”居然真的拿下了。“爱疯了”的拍摄前后已经过去十三天了——其中有两天都是在横跨大西洋上空度过的。这一前一后就将近半个月了,蓝礼想当然地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更加合适的人选,即使不是道恩,也可能是其他演员,毕竟每一天的消耗都是金钱。

“关于’速度与激/情5’,安迪还有什么补充的吗?”蓝礼不由有些好奇。

“补充?”内森认真想了想,“是的,安迪说,接拍这部作品还有意外惊喜,不过,这些事情他都会处理好。你首先需要专注在’爱疯了’的收尾拍摄上,然后最好到健身房活动活动。”

内森所说的不多,可以看得出来,安迪告诉他的内容应该十分有限。不过,蓝礼还是可以想象得到,安迪脸上那从容不迫的笑容,带着些许得意——

不管是安迪还是尼尔,他们都没有真正见识过蓝礼的身手,对他的动作戏份能力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但就是这样,他成功地拿下了霍布斯这个角色,击败了独一无二的道恩-强森,仿佛仅仅只是打一个响指,魔法奇迹就诞生了。

为了顺利出演一部动作电影,有些演员提前半年就开始在健身房准备了,但留给蓝礼的时间,却只有不到四十八小时,如果“爱疯了”能够提早杀青的话,那么也许蓝礼可以拥有九十六小时。

“我想,今天傍晚,也许可以到外面去跑步一个小时。”看着窗外那高大的棕榈树和宽敞的街道,一名梳着马尾辫的年轻女性正在奔跑着,穿着贴身的运动裤、宽松的运动上衣,金色的马尾跟随着她的步伐在有节奏地摆动着。

内森的车子刚好因为红灯而停靠在了十字路口,跟在一辆银灰色的敞篷跑车后面,只见坐在跑车驾驶座里的男人就对着那位女人吹起了口哨,女人慢跑地穿过斑马线,路过跑车车头的时候,她直接竖起了中指,然后淡定地继续前行。

来来回回洛杉矶好几趟了,但蓝礼始终不曾真正地感受这座城市的生活气息。现在看来,洛杉矶和纽约有些相似之处,却又有着天差地别;与此同时,他作为一名演员的生活,也正在一点点地发生改变。

莫名地,蓝礼就想起了搬来洛杉矶的克里斯-海姆斯沃斯。

等待内森将车子停靠进停车位里,蓝礼走下车,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视线里几乎都是两层或者三层的低矮建筑,旁边种植着高大的棕榈树,大片大片的低矮灌木丛,褪色了浓郁夏天气息的浅绿色轻松写意地在视野之中勾勒出来,深红色的砖墙和姜黄色的屋顶看起来平淡无奇,却有种宁静的气场。

顺着眼前的楼梯走到建筑的门口,内森提着行李跟了上来,打开一楼大门,走进去之后就看到一个长方形的天井,可以容纳五、六个人并行的走廊围绕着天井一层一层往上绕,透露出一片蔚蓝色的天空碎片,金色阳光毫无阻碍地洒落下来。

在浅色光晕之中可以看到一扇扇深黄色的木板门,每一扇门背后隐藏的就是一个小家,一层楼约莫有十户、十二户的模样。

内森走到了右手边走廊尽头,打开了那个房间门,扬声说道,“蓝礼,这儿。”那明亮的响声在天井里回荡着,透露出一股初秋的凉意,不过,却没有引起邻居们的任何反应,显然,这一片社区要比德雷克朋友的那个街区好多了。不过,蓝礼对洛杉矶并不熟悉,他也分辨不清www.00kxs.com楚那具体是哪一片区域。

走进房间的时候,蓝礼有些惊讶。单纯从外表来看,他还以为这是一间简陋的单身公寓,就好像香/港那些密集的蜂巢住所般;可实际上,这居然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日常住房,进门左手边就是一件简单的客房,可以通往外面的庭院,透亮的光线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富丽堂皇。

顺着走廊走进去,浅灰色和米黄色为主色调的大厅就呈现在眼前,靠墙的直角沙发,正前方就是两大扇玻璃窗,左手边和客房只有一墙之隔的则是厨房,厨房和客厅之间有一个红褐色的吧台作为间隔,然后左手边就是宽敞的主卧室了。

宽敞而温馨,现代而大方,简洁而利落。

蓝礼觉得这很有趣,纽约和洛杉矶的公寓都是安迪帮他找的,不过纽约的公寓坐落于格林威治村,具有强烈的设计风格和个人特色,那些暴露出来的管道一眼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无处不在的艺术气息更是隐藏了不少亮点。

而洛杉矶的公寓则位于西好莱坞的中产阶级社区,几乎没有任何风格可言,只不过是一间再简单不过的住房,随时搬进来,随时搬出去,比起艺术来说,生活气息就更加明显了。

从某种侧面来说,这也是两座城市的风格区别,至少是艺术风格的区别。

“这里原本是两名演员合租的,你知道,好莱坞最为普遍的那种演员,怀抱着梦想,坚持在片场的咖啡屋里当侍应生,不厌其烦地参加每一个试镜,寻找着自己的机会。不过,其中有一个人在拉斯维加斯找到了工作,搬走了,另外一个人支付不起房租,所以……”

内森将行李全部都放置好,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来,“你觉得怎么样?”

蓝礼粗粗打量了一下房间,“我现在也是穷演员,另外一个房间确定不需要招租吗?”

“呵呵。”内森想当然地认为蓝礼是在开玩笑,且不说费舍尔和安迪两位顶级经纪人都看好蓝礼的未来,单说艾美奖新科视帝的身份,蓝礼就已经不算是“穷”演员了。

蓝礼知道内森不相信。

许多观众也始终是这样认为的,看着那些演员光鲜亮丽的生活,想象着他们奢华享受的人生,无比羡慕;但事实上,维持这样鲜亮的生活需要大量的支出,撇开游艇、跑车、私人飞机这些奢侈品不说,单单是服装造型、饮食开销、住所花费这三项,为了匹配镁光灯聚焦的级别,就堪称是花钱如流水了。

过去这段时间,前后参加了多伦多和特柳赖德,然后还往返伦敦拍摄了一部作品,这些旅费和置装费都是要自掏腰包的。蓝礼现在的银行账户里只剩下不到一万美元了——”活埋“的片酬还没有到账呢,接下来”活埋“的宣传期如果没有赞助的话,蓝礼就又要变成穷光蛋了。

他的的确确是基层的穷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