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459 巨兽蛰伏

459 巨兽蛰伏

奥斯卡的喧嚣落幕,瞩目焦点沸沸扬扬,在这之中,蓝礼的名字几乎消失不见,似乎所有人都遗忘了这位过去半年炙手可热的明日之星,主流媒体的报道之上根本找不到蓝礼的身影。

不过,“西雅图邮报”是一个例外。这篇由伊莱-瓦拉赫撰写的社论,以“奥斯卡的危机”为标题,深入讨论了进入耄耋之年的奥斯卡正在面临的困境。

“……奥斯卡之所以能够立足于世界之巅,成为全球最受瞩目的电影盛世,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创立以来的核心思想:不断探讨摸索电影艺术的高峰,寻求电影与生活、与社会、与人生、与世界的共鸣,在商业与艺术之间寻找到完美的平衡点,真正将第七艺术演变成为载入史册、流芳百世的文化现象……

……但是现在,奥斯卡却逐渐沦为一场公关游戏,丢失掉它的灵魂,也迷失了它的方向……

在今年的奥斯卡之上,凭借着’活埋’精湛演出收获了自己第一次提名的新人演员蓝礼-霍尔,却意外缺席了颁奖典礼的盛会。不是炒作,也不是傲慢,而是专心致志、一心一意地投入了表演工作之中,真正地诠释了’演员’这一职业的本质奥义。

但可笑的是,各大媒体却歪曲了霍尔的真实意图,认为这不过是一场公关秀。病态的,不是媒体,而是奥斯卡www.00ks.com,因为这个曾经勇敢嘉奖了’午夜/牛/郎’、’为戴茜小姐开车’、’老无所依’的电影最高奖项,丢失了它的魄力和决心,逐渐沦为一场精心博弈的数学难题。

对于奥斯卡来说,霍尔的缺席,是他们的损失,而不是霍尔的。更为遗憾的是,霍尔不是学院流失的唯一一个人才。”

伊莱的笔触之下,以别样的视角审视了今年的奥斯卡,核心主题其实和“好莱坞报道者”等主流媒体没有区别,一样是在谴责奥斯卡,也一样是在表示扼腕和遗憾,只不过,伊莱却更进一步,认为奥斯卡正在丢失立足之本。

蓝礼-霍尔的缺席,就是伊莱最大的遗憾。

显然,连续三部作品的优异表现,蓝礼已经赢得了某些媒体的喜爱,他作为演员的专业、投入和才华,还是得到了一些认可。这对于新人来说,着实难能可贵。“西雅图邮报”虽然不是顶尖媒体,但是在西海岸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伊莱的这篇专题,让人眼前一亮,却又不会太过喧宾夺主。

“大卫-芬奇几乎缺席了大半个颁奖季的公关争夺,着手开始准备自己的下一部作品,对奥斯卡兴致缺缺;克里斯托弗-诺兰奉献了二十一世纪以来最出色的商业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和’盗梦空间’,结果却连最佳导演的提名都没有获得。

丽莎-查洛登科(Lisa-ko)的努力惨遭无视,颁奖季之中更是受制于其女性导演的身份,困难重重;迈克-李更是日常无视奥斯卡,在赢得自己的第七次提名之余,对于前来美国出席颁奖典礼依旧没有任何想法。

罗杰-狄金斯(Roger-Deakins)第九次提名依旧一将难求,意兴阑珊地缺席了整个颁奖季的宣传;汉斯-季默(Hans-Zimmer)更是早早地投入了’加勒比海盗4’的配乐工作之中。

……当那些才华横溢的电影人们都纷纷对奥斯卡失去了兴趣,当那些兢兢业业的电影人们都逐渐沦为奥斯卡的边缘人物,学院所面临的,不仅仅是颁奖典礼缺少星光的恐惧,更是奥斯卡缺少质量、缺少权威、缺少深度的灾难……

颁奖典礼落幕了,却没有人再次提起蓝礼-霍尔的缺席,也没有人再次提起大卫-芬奇的沉默。这是奥斯卡的失败。”

奥斯卡落幕之后,各式各样的新闻报道争奇斗艳,“西雅图邮报”本来就不是顶尖媒体,他们身上聚集的焦点自然也十分有限,这一篇社论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讨论,但是在好莱坞内部却得到了诸多赞同和认可。

在一片讨伐声、赞扬声、议论声、热闹声之中,“西雅图邮报”另辟蹊径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成功地占据了一席之地。

如果说“西雅图邮报”对蓝礼的关注,仅仅只是顺带的,核心主题还是奥斯卡,那么“公告牌”的一篇文章之中,就将蓝礼作为了主角。

众所周知,“公告牌”是一本彻头彻尾的音乐杂志,发布音乐产业的相关信息,但其实这本杂志经常也会发布一些电影的新闻,只不过专业性和权威性都不高,娱乐性又比不过“娱乐周刊”、“美国周刊”、“名利场”之流,影响力十分有限。

“公告牌”在文章里提出了一个十分有趣的观点,“巨兽蛰伏”。

他们认为,蓝礼缺席了奥斯卡,进入了一个短暂的蛰伏期,暂时远离公众的视野范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蓝礼可以全身心地投入“抗癌的我”的拍摄之中。

这部喜剧作品在此前没有任何相关新闻,籍籍无名,现在却备受瞩目,吸引了诸多目光;而且演员阵容之中,还有近年来风生水起的塞斯-罗根,这也意味着,电影的成绩是值得期待的,很有可能成为一部取得票房佳绩的作品。

这对蓝礼的意义是非比寻常的。

目前为止蓝礼出演的四部作品,“太平洋战争”是电视剧,“活埋”和“爱疯了”是票房难以突破的独立电影,“速度与激/情5”则仅仅只是第三主角。虽然说“活埋”出人意料地取得了不俗票房,小赚了一笔,但严格来说,蓝礼在商业票房方面还没有交出任何值得一提的答卷,人们对蓝礼的印象更多还是来自于表演的强势。

如果说,蓝礼坚持走文艺路线,成为西恩-潘、蒂姆-罗宾斯(Tim-Robins)、伊桑-霍克那样专注于小成本独立电影的演员,这也未尝不可;但问题就在于,现在的蓝礼才仅仅二十一岁!

蓝礼的演艺生涯还有很长很长,他不可能固守在一个小小的领域里,拒绝任何大胆的尝试,即使是丹尼尔-戴-刘易斯也尝试过“九”那样的歌舞电影,西恩-潘也客串过“老友记”、“好汉两个半”这样的情景喜剧。所以,蓝礼势必会寻求更多的可能性。

现在,“抗癌的我”将会是蓝礼第一部真正意义上担纲主角的商业作品,它在票房方面的表现也势必值得期待,这对于蓝礼未来的职业规划都将会有巨大影响。

不仅如此,接下来“速度与激/情5”也即将与观众见面。届时,蓝礼将作为第三主角,在这部商业大片之中,大展身手。不同于演技的震撼魄力,在动作类型电影里,更多展现的是演员的敏捷身姿和个人魅力。

哈里森-福特之于“夺宝奇兵”、“星球大战”来说,意义就在于他个人身上那种儒雅与粗犷结合的气质,闪耀大屏幕;汤姆-克鲁斯之于“碟中谍”、“壮志凌云”来说,意义就在于他个人具有一种英俊又脆弱、朝气又张扬的魅力,征服无数观众。

威尔-史密斯、约翰尼-德普、基努-里维斯等等也都是如此。

简单来说,这是对演员魅力的重要考验。不仅仅是票房号召力,同时还是观众认知度、商业推广力、社会影响力的全面考验,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汤姆-汉克斯的,“明星”经常有,但“顶级巨星”却十年都不一定能出一个。

“‘速度与激/情5’、’抗癌的我’就将是重要的试金石,奉献了连续两部高质量独立作品之后,蓝礼将初次在票房方面接受考验。现在的蓝礼,就犹如蛰伏的巨兽一般,等待冬天过去,重新苏醒,然后迎接全新挑战。”

这是“公告牌”这篇文章的结语。短短的一篇文章,可以窥见他们对蓝礼的期待。

事实上,奥斯卡刚刚落幕的当下,唯一能够在声势方面与其相抗衡的,就是暑期档了。

整个北美电影市场体系已经十分成熟完善,暑期档堪称是全年的重中之重,不过它的变动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与整个产业都息息相关。2004年,学院决定将奥斯卡的颁奖典礼提前一个月举行,从原本的三月末提升到了二月末,这也导致了产业大洗牌,暑期档从六月份直接提升到了五月份。

现在好莱坞业内公认的暑期档,是从五月第二个周末开始,准确来说,也就是植树节开始的那个周末。

原因无他,奥斯卡落幕之后,三月和四月依旧是春季档的萧条时期,各大公司会提前上映一些作品,预热市场;除此之外,奥斯卡上有所斩获的作品也将会成为这个档期的最大赢家。待市场回暖之后,五月就将展开刺刀见红的暑期档竞争。

奥斯卡结束之后,距离暑期档的揭幕也就只剩下九周时间了。“公告牌”的关注虽然还是有些为时尚早,但也不足为奇。

今年暑期档将以“雷神”的闪亮登场拉开帷幕,这部漫画改编的超级英雄电影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万众期待,各大媒体的前期宣传都寄予厚望,制片公司派拉蒙更是卯足精力展开宣传;与之相对应的是“速度与激/情5”的示弱。

环球影业似乎对这部作品信心不足,有意地避开了暑期档的风头,选择在五月第一周抢先登陆。随后就是“雷神”为暑期档揭幕,届时两部作品势必还有一番龙争虎斗。

巨兽蛰伏,待冬眠苏醒之后,等待在前方的又是什么样的风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