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六百零二章 决裂

第六百零二章 决裂

南方大天神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当场崩溃。

它千算万算,都没能算到北方这位新上来的小毛神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太阴险,太无耻了!

主动请缨重新封印人间,这举动对整个万神殿来说,绝对堪称伟大。

这件事不但做起来特别不容易,而且对神灵的神力损耗,也是一个难以估量的天文数字。

这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做成的事情,也绝不是几十上百人能完成的。

封印人间主位面,要承受多少因果之力,承担多少反噬力量暂且不说,光是做这件事,至少需要几千神灵共同完成!

这其中还得有强大的古神出手,抗住封印过程中一定会出现的各种可怕杀机!

俗话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这是大仇!

封印整个人间主位面,断的是无数生灵的修行路、长生路!

这可比断人财路严重太多。

所以在封印的过程中,一定会有各种大劫降临。

这种劫难,杀机无限,即便上位神都无法承受,只有那些古神、大天神层级的生灵,才能将其挡住。

一旦成功封印,收益也是超乎想象的大!

不说一劳永逸,但至少可坚持无数个纪元。

一次播种,千万次收割!

这也是为什么古神、大天神这种层级生灵,在万神殿的身份地位如此超然。

也是为什么在万神殿内,等级如此森严的根本原因所在。

越强大的神灵,在封印人间的过程中出的力越多。

到了古神、大天神那层级,承担的东西就更多!

人家多拿点怎么了?

强势点犯病么?

如今人间遭逢大变,出现大问题,北方大天神一系主动请缨,绝对算是令众神刮目相看的英雄壮举。

可问题在于……仅凭北方这一系,怎么可能完成这件事?

到头来终究还是要整个万神殿共同出手!

所以南方大天神才会如此失态,出离的愤怒。

“主动请缨去封印人间又如何?真到了封印人间的时候,整个万神殿,从上到下,哪一尊神能躲得开?”

南方大天神悲愤怒吼。

“不用废话,身为大天神,你有资格启动罢免殿主程序。多说无益,且看结果便是!”万神殿殿主冰冷声音响彻整个神殿:“都别犹豫了,投票吧!每个人都要表态,支持,或是反对!”

“反对!”

“太草率了!”

“殿主并未做错任何事情,凭什么罢免他?”

“这种罢免简直太儿戏了,你不高兴就要罢免,那你当年怎么不上?”

“呵呵,它当年是没上去。”

“支持,殿主偏心得太过明显!”

“支持,北方大天神在耍手段!”

“支持,区区一尊小毛神,刚成大天神,便不把前辈放在眼里。”

“大天神还从来没有这么弱的,殿主如此偏袒,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支持罢免殿主!”

几乎所有支持南方大天神的神灵,全都会把北方大天神带上。

反观支持殿主的绝大多数生灵,都很直接的表示支持殿主。

万神殿内,一片嘈杂。

眨眼间,整个万神殿,从大天神、古神,到上位神、中位神,再到下位神,所有神灵全都做出表态。

反对者众。

南方大天神顿时也有点傻眼。

支持它的,仅仅占了十分之一不到!

有史以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过去从未有过。

“罢免不成立,南方大天神,规矩你自己懂吧?”万神殿殿主冰冷声音随后响起。

刚刚还喧嚣嘈杂的万神殿,顿时安静下来。

南方大天神沉默半晌,突然幽幽说道:“我明白了,你们竟早已暗中联手……无耻!无耻!”

说话间,他的神像竟直接飞出神龛,强大神念,笼罩整个万神殿——

“我,南方大天神,今日正式脱离万神殿,从此后,与万神殿彻底决裂。若有愿意追随者,飞出神龛,来我身边。若不愿者,我不勉强。只是今日一别,日后再见,大家是敌非友。”

这话一出,顿时有大量神像顺着各自神龛飞出。

“万神殿不公,愿随大天神左右!”

“愿意追随南方大天神!”

“我愿追随!”

数百尊神像,从上位神到中位神再到下位神都有,迅速聚集在南方大天神身边。

这些强大的神灵从太古神话时代就追随在南方大天神左右,身上早已经打上南方系的烙印,所以无论真心还是假意,它们都没有第二条路可选择。

即便选择投靠其他派系,人家愿不愿意接纳还在两说,就算接纳,也不可能取代人家派系中原本那些大人物的位置。

这些神灵是没得选。

还有一些纯粹就是在赌了。

南方大天神一直以来都是万神殿最强势的一支,也是最活跃的一支。

而且南方系掌控的人间位面资源,也在最多的!

像罗家这种掌控八个人间位面的家族,看上去是整个万神殿的,可实际上,真正的控制权却在南方大天神这边!

南方大天神如今一怒之下,叛出万神殿,手中这些资源绝不可能交出去。

若是它自立山头,那么这种时候选择追随,肯定是能将利益最大化的!

别看这人数对整个万神殿来说似乎不算什么,但万神殿内的其他势力根本不可能团结一致。

所以倾整个万神殿的力量来打南方大天神这一系的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不管是谁,想要跟南方大天神这一脉死磕,都得好好琢磨琢磨。

这可不是什么小规模的冲突,这可是真正的恐怖神战!

所以接下来,又有不少神灵从自己神龛中飞出,聚集到南方大天神身边。

渐渐的,南方大天神身边已经聚了有上千神像。

这股势力,可是有点了不得了!

很多聚集在南方大天神身边的神灵也从一开始的有点忐忑,到如今有些得意m.00kxs.com洋洋起来。

整个万神殿,除了南方大天神之外,还有谁有这种号召力?

一下子将神殿的神灵带走十分之一啊!

“还有吗?”南方大天神的声音中听不出悲喜,但真正了解它的人,心中都是微微一沉。

因为大天神……看上去似乎并不满意。

“记住了,人间有句话,叫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南方大天神淡淡说道。

“人间还有句话,叫良禽折木而栖,人家更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是人,就别在那用人间举例子了,反正你也看不起人间。”西方那尊白玉般的神像内传来嘲讽声音。

“你说得对,西方大天神,希望你能记住自己今天所说的话。还有殿主,希望你们都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千万不要被人利用了,坑到死,最后才发现是被骗了。”南方大天神意有所指地道。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西方大天神淡淡道。

“走好不送。”万神殿殿主平静道。

南方大天神最后看了一眼依然沉默的东方大天神所在方向:“东方,到这种时候了,你依然什么都不想说吗?”

“你咋废话那么多?要走就走,没人留你。东方大天神万古以来就很少说话,你当自己是什么?非要人家搭理你一下?感觉你活得也挺可悲的。”一尊古神讽刺道。

南方大天神神像猛然间看向那尊古神。

下一刻,一道能量波动,从它跟那尊古神中间爆发开来。

西方大天神说道:“怎么?你还想在这万神殿里打一场不成?”

“呵呵,留下的,记住你们此时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有朝一日,神殿崩毁,神格爆碎……别怪我没给过你们机会。”南方大天神说完,率领上前神像,直接冲出万神殿。

随后,万神殿殿主声音响起。

“大家不必担心任何事情,我们万神殿有史以来都是一个整体。不是说离开他南方系,我们就不够人手封印人间。正好,这样我们还少了一群人分祖灵晶体。”

这时有上位神问道:“殿主,那南方系掌控的那些人间位面……”

“早晚会收回来的。”万神殿殿主的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

一个神秘的小世界内,仙气缭绕,灵气充沛,各种灵禽神兽随处可见。

松涛阵阵,松林中的一座小木屋里,一张长桌上,坐着十几个人,正开怀畅饮。

为首坐着一个白衣长发中年人,中年人白面无须,相貌极为英俊,脸上带着开怀笑容,手中端着酒杯:“来,诸神,共饮此杯!”

“请!”

“请!”

“干了这杯!”

房间里几个人共同举杯,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欢快笑容。

“哈哈哈,北方大天神虽是新神,但冰雪聪明,且格局宏大,当真令人钦佩!”一个穿着青衣,身材健硕,散发着强烈阳刚之气的英俊男子毫不掩饰眼中的倾慕之色,看着对面美若天仙的问君。

问君如今没戴面具,秀发披肩,穿着一身白裙,冲着青衣男子微微点头:“问君多谢西方神数次声援。”

“应该的,应该的,哈哈哈!”青衣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时候,一个穿着紫衣的老者,微微眯着眼,看着问君,淡淡道:“北方大天神若真一心只为万神殿,老夫保你万年内成为真正的大天神!”

问君顿时神色肃然,款款起身,盈盈下拜。

“小女子何德何能,得东方前辈青睐,感激不尽,先行谢过!”

青衣男子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紫衣老者,道:“我说东方,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啊。”

紫衣老者淡淡一笑,没看他,低垂眼睑,淡淡道:“自古大天神间不通婚,不结盟,西方莫忘了这句话。”

“这话说的,不结盟,咱们现在是在做什么?”青衣男子有点不屑的道。

“咱们现在,不叫结盟,咱们这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做一件对的事情。”紫衣老者说着,瞥了一眼首位上坐着的白衣长发中年人,“殿主说是不是呢?”

白衣长发中年人哈哈一笑:“没错,没错,我们这还真算不上是结盟,不过是为共同目标在努力。”

青衣男子有些不满地皱眉道:“那,我想追求北方大天神,你们是想要反对了?”

在场几人,连同另外几尊大天神和古神相互对视一眼,都沉默下来。

还是紫衣老者,东方大天神,说道:“你之所以生出追求之心,不过是看北方年轻,且境界低……”

青衣男子打断他:“那你呢?东方?你说一万年保证她成为真正大天神,不是在拉拢?”

“我为公,你为私,我们……”身着紫衣的东方大天神终于抬头看了青衣男子一眼,“不一样。”

“切,有啥不一样?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为了各自利益?装什么道貌岸然?”青衣男子端起酒杯,一脸郁闷的一饮而尽。

问君笑笑,端起酒杯对青衣男子示意一下,道:“西方前辈数次声援,晚辈铭记于心,至于其他……晚辈只想经营好师父留下的这一摊子杂事,暂时无心其他。”

青衣男子哈哈一笑:“无妨,我们不过是开个玩笑!”

都是老家伙,懂得下台阶。

这种时候如果还要死皮赖脸的死缠烂打,太过跌份。

就像东方大天神说的,西方大天神想要追求问君,不过是看人家岁数小境界低……好欺负!

最后的原因,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北方大天神的确是将全部衣钵都传给了这个精灵族的女子。

虽然他们也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但却不得不承认,之前还是小毛神的问君,现在的确有资格跟他们坐在一张桌上一起饮酒!

她本身的确没什么,但北方大天神那一脉,对整个万神殿来说,都是极强的一股势力。

如果泡个妹子就能将这样一股势力收归囊中,大家肯定都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所以也不能说西方大天神做得过分。

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

这时候,一尊名为天悦大天神的女神,微笑着对问君端起酒杯:“北方大天神,天悦敬您一杯!”

“您客气了!”问君端起酒杯,跟那女神示意。

“北方大天神当真智计无双,用这么短时间便将整个北方系收归囊中,这手段,真是叫人佩服呢。”天悦大天神长得很美,说话的时候看着也特别妩媚。

她一脸真诚的微笑,看着问君接着道:“更叫人佩服的,却是您的这份交际能力,竟然能让我们这群人坐在一起,咯咯,万古岁月,这可是第一次呢!”

西方大天神在一旁笑笑:“天悦,对你来说,这可能是第一次,但对我们来说,可不是。”

紫衣老者在那边看了一眼西方大天神,道:“西方,你话多了。”

“嘿,东方,你这老家伙今天就盯上我了是吧?来来来,咱哥俩好多年没有开怀畅饮了,今天谁都不许运功化酒,咱们不醉不归,谁跑谁是狗!”

长桌那边一尊古神一脸郁闷的道:“西方,以后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稍微注意点?人生来高贵,咱知道,可狗怎么就惹到你了?”

“犬神,犬神……哈哈哈,口误了,别介意啊!”西方大天神赶忙赔罪。

紫衣老者看了一眼东方,点点头:“行,今天不醉不归。”

“嗯,谁跑谁王八!”西方大天神大笑。

“过了啊,能不能别再拿我们妖族、兽族举例子?”长桌那边另一个光头男子顿时不乐意了。

“哈哈哈,我自罚,自罚,行了吧?”西方大天神说是口误,可看那一脸敷衍的模样,分明就是故意的。

那犬族古神和龟族古神虽然都在反驳,但看起来也没多生气的样子。

问君细心的观察着,然后在心中不断更新着万神殿的人物关系图谱。

这时候,她脑海中传来天悦大天神的传音:“问君,万神殿女神数量极少,上到大天神这层级的更少,你我姐妹二人,日后可要多亲近才是。”

问君礼貌回应道:“那是自然。”

“嗯,你可知刚刚西方说那句话什么意思?”天悦被西方怼了一下,心中很不舒服。

总想找个机会证明自己,并非什么后生晚辈,也绝不是那么无知。

“哦?什么意思?”问君传音问道。

东方和西方两尊大天神在拼酒,犬族和龟族两尊古神在助威,白衣殿主在一旁微笑着看热闹。

还有几个大天神古神同样在各聊各的,倒是没什么人特别注意问君这边。

天悦大天神传音道:“你可知,北方大天神一共有几个?”

问君心中微微一动,道:“不就我师父一个吗?”

“不不不,在他前面,其实还有一尊古老的北方大天神!”天悦大天神一脸神秘,“但她离去之时,曾发下誓言,要所有人都忘记她!”

“那你又怎么知道这事儿?”问君一脸不信。

天悦大天神顿时急了,解释道:“我跟你说的是真的!那尊大天神虽然用无上神通抹除了所有人对她的印象,但到了我们大天神这种境界,却还是能够依稀记得这件事情的。你不知道,在你刚刚打回来的时候,很多人还曾猜测过,说你是不是当年那位呢!”

问君忍不住笑起来:“我跟那人很像吗?”

“这谁知道啊!”天悦大天神笑道:“我们对那位长什么样子,早已完全没了印象,所以根本不可能知道。不过后来大家观你所作所为,虽然强势霸道,但却聪明伶俐,而且一心为了神殿。也就不再猜忌了。其实在你之前,进入万神殿的女神也不少,几乎每一个都要被这样怀疑一遍,没什么的,大家都习惯了。”

问君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所以,我要跟你说的是,当年那尊北方大天神,就曾被西方和东方他们联起手来,用今天这种手段算计过!”天悦大天神一脸神秘地道:“也正是因为那次算计,才导致后面事情的发生。不过更具体的,我的记忆中就没有了,唉,当年那北方大天神也是厉害的很!”

“想不到您连这种事情都知道。”问君一手托着腮,一脸敬佩的看着天悦大天神。

“哎呀,就是活得久,资格老点,知道的事情多点,嘻嘻嘻。”天悦大天神看似毫无心机城府的笑着。

问君也一脸敬佩地端起酒杯,跟她敬酒。

天悦大天神又道:“问君,你说南方大天神如果知道咱们现在聚在这里喝酒,会不会气死?”

问君笑着摇摇头:“我倒是觉得,他叛出万神殿,早已是蓄谋已久的事情了。”

“为什么?”天悦看着问君,脸上带着几分迷茫之色。

问君道:“你感知一下神殿里面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就什么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