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人间苦 > 第1350章 必须趴着

第1350章 必须趴着

听书 - 人间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次,啸天猫抬起了头,看向蔡根,气鼓鼓的说。

“如果我躺在那,绝对不会让你舍得。

我宁可死,大不了重来呗。”

这话说的,蔡根感动了。

宁可死三个字,说的情真意切,绝对不是在表演。

直接扎进了蔡根的心窝子,捅到底那种。

举起了斩骨刀,蔡根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小天,还真让我求你啊?”

原本蔡根的意思是,用自己的生命作威胁。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抹脖子好像没啥用吧?

出了吹哨子喊人,也威胁不到生命啊。

即使吹出人来,也不能解决小孙的问题啊。

而且还不知道随机到谁。

贞水茵好像也发现了,蔡根的威胁作用有限。

一把抢过了斩骨刀,放在自己脖子上。

“咋地,小天,还得让我求你啊?

小孙要是死了,我绝对不独活。”

这个情况,让所有人都很意外。

他们的感情,已经偷摸的,发展到同生共死的地步吗?

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

又想了想小孙的直男癌晚期。

同时摇了摇头。

应该是贞水茵的一厢情愿吧。

啸天猫叹了口气。

为什么自己宁可当那个坏人,还是无法阻止呢?

“小水啊,你那么多心,抹脖子也死不了。

还不如主人装的像呢。

行吧,我也算尽力了。

臭猴子要是辜负了主人的期待,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表完态,啸天猫跳过了蔡根的转手,直接走到春蹄面前。

“小母牛,你今天算是犯了众怒。

接下来的事情,好好整。

否则,你求死都难。”

这句话让春蹄满是疑惑。

还有接下来的事情吗?

自己不是已经死定了吗?

他这威胁的毫无道理啊。

难道有什么转机?

然后,就在她惊恐的注视下。

啸天猫开始往外掏共工遗骨了。

一片一片又一片。

惊世骇俗不间断。

春蹄不敢耽搁,拿到一片,就放到三点一线中去。

啸天猫的动作没有停。

春蹄的动作更不敢停。

慢慢的,形成了一个简单的流水线。

高效,顺畅,毫无障碍。

流水线虽然没有障碍,但是大家的心里,都开始有了障碍。

蔡根抽着烟,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默默的数着。

七百万,七百五十万,八百万,八百五十万...

心里每出现一个数字? 就是他今天消费的总额。

随着数额不断的攀高。

蔡根终于和那些电视上的富豪? 有了某种感同身受。

钱啊,多到一定程度? 确实就是一堆数字。

花了也就没了? 就像擦掉一些数字。

只是消费过后? 在心底留下了一些东西。

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在这个过程中,让蔡根对金钱,产生了一些全新的看法。

那是一些? 不消费到一定数额。

无法理解,无法言传的看法。

蔡根修正金钱观,没有人在乎。

但是啸天猫的动作? 牵动着每个人的心。

拉扯最严重的,就是佟爱家的心。

卧槽? 蔡根竟然还有。

他竟然不止十六片吗?

天啊? 已经二十片啊。

这个畜生的动作竟然还没有停。

妈耶? 超过三十片了。

为什么蔡根能够如此冷静?

完了? 我不活了,四十片啊。

蔡根竟然有四十片共工遗骨。

他特么有四十片都不说给我一片回家祭拜?

什么人啊?

嗯?

好像到了五十片呢?

那个畜生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呢?

哎呦呦,我的头辈太爷啊。

现在是六十九还是七十二片啊?

天啊,竟然多到,我都数不过来?

这群败家子啊,造孽啊。

算了,毁灭吧,赶紧的。

佟爱家不自觉的站了起来,身子慢慢的靠近了啸天猫。

步伐轻盈无声,就像是非洲大草原接近猎物的母狮子。

蔡根余光发现了佟爱家的异动,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想法。

一步挡在啸天猫的身前。

“佟大爷,你要克制。

这毕竟是你祖宗稀罕我,才给我的。

你都说了,不跟我要的。”

佟爱家的狩猎,被蔡根打断以后,有点小懊恼。

听到蔡根重复自己的屁话,一下就炸毛了。

“谁特么能想到,你这么多啊?

你有这么多,给那罗汉一片两片怎么了?

咋就舍命不舍财呢?

祖宗稀罕你咋地了?

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你就给我一片两片怎么了?

你咋那么抠门呢?

哪怕你借我一片两片,等我死了还给你也行啊。

我都一百多了,还能有几天好活啊?

你咋就一点也不心疼人呢?”

说着说着,佟爱家竟然哭了。

蔡根被说的,一下就自责了。

可能是刚刚重塑金钱观的缘由。

蔡根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小家子气了。

认识佟爱家这么长时间,不说谁占谁便宜。

给他一片两片,高兴高兴怎么了?

自己一百多片呢,差他这一片两片啊?

小市民思维害死人啊。

主导了自己四十多年,一夜暴富后想要改变,也需要一个过程啊。

“佟大爷,你这是怎么了?

今天都哭好几场了,至于的吗?”

佟爱家摸着眼泪。

为刚才自己想要偷袭啸天猫感到羞愧。

自己咋就这么没出息呢?

可是,那是共工遗骨啊。

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不过分吧?

“至于,咋就不至于呢?

你不给我托个底,我就舍出这张老脸硬抢了。”

哎,这老头眼力这么差劲吗?

在我店里,跟我用强的,不是没有,只是结局都很不好啊。

蔡根挤出了一个笑。

“呵呵,佟大爷,你即使抢到了,也出不去吧。”

对,蔡根就是这么自信。

无论你是萨满大拿,还是罗汉菩萨。

进了我的店,是龙你得趴着,是虎你还得趴着。

不趴着就不行,老实趴着就对了。

而且即使趴着,也得看地板给不给面子。

佟爱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明白了,反正一脸无所谓。

“出不去,就不出去呗。

只要拿到共工遗骨,在你店里老死,也不冤。”

这样的想法,让蔡根始料未及。

只要拿到就行,无论在哪里。

执念实在太强大了,给蔡根都干服了。

“佟大爷,你还是别抢了。

现在救小孙要紧。

一会完事了有富裕,我一定,一定...

借您一片,行不?

我说话算话,玩够了还我就行,我不催。”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