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人间苦 > 第1351章 那一团火

第1351章 那一团火

听书 - 人间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听到蔡根终于费劲巴力的说要借给他一片。

佟爱家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抬手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蔡根竟然又用自己的话来对付自己。

刚才自己只是着急蒙圈,才举了一个退而求其次例子。

结果,还是被蔡根抓住了话头。

哎,有一片也行啊,总比没有强吧。

就算是借的,也行啊,又不着急还。

佟爱家除了给自己宽心,真的怕自己心窄,嘎巴一下憋屈死。

再次看向啸天猫,依旧在掏着共工遗骨,好像无穷无尽一样。

刚才被蔡根打断,都忘记数了,现在多少了?

蔡根同样被佟爱家打断,也没有在计算金额,也不知道多少了。

算了,多少已经不重要了。

就像吧台上的烟疤,一个两个最心疼。

十个八个就麻木了,上了一百就无所谓了。

给小孙脱胎换骨,花三千万还是四千万,有啥区别吗?

就算是五千万全花了,也不过是数字罢了。

自己毕竟是消费了,即使是医疗费,也算消费。

贞水茵的目光,没有在意共工遗骨,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小孙。

心里不住的赞叹小孙命好。

看似吃亏,鼎鼎大名的齐天大圣。

认了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蔡根当三舅。

可是偏偏这个三舅是苦神啊。

而且,这个三舅对你真好啊。

舍得掏出这么多好东西给你脱胎换骨,天大的福分啊。

万八千神仙投胎转世,有几个能脱胎换骨呢?

别说人世间灵气稀薄,天才地宝罕见。

就是有那么多天才地宝也轮不到你小孙啊。

你小孙的臭人缘,都快到极限了,谁能舍得给你?

看着看着,贞水茵发现了不对。

小孙秃头上,竟然出现了一点反光。

秃头怎么会反光呢?

又没打蜡,没有那么亮啊。

我去,这是鳞片啊。

小孙秃头上竟然长出鳞片?

不是,脱胎换骨难道是要改变物种吗?

随着春蹄与啸天猫流水线的不断进行。

小孙图头上的鳞片也越来越多。

马上就要全覆盖成为鳞片头盔了。

贞水茵大惊失色,这可怎么办啊?

本来小孙是有头发的,之所以秃是剃光了而已。

现在长出鳞片以后,肯定会保持一直秃的状态啊。

那以后照婚纱照,没头发一点也不好看啊。

很多套系不能选,怎么办啊?

难道带着假发吗?

回想小孙的脾气,这个货肯定不会同意的吧。

这可把贞水茵给急坏了,满脸的愁容。

蔡根敏锐的发现了贞水茵的变化,赶紧关切的问。

“小水,咋地了? 小孙有什么情况吗?”

贞水茵把自己的心路历程给省略了。

毕竟她是个大姑娘,也有难以启齿的时候。

“小孙秃头上长了鳞片,以后不会长头发了? 怎么办?”

春蹄其实现在已经麻木了。

实在没想到? 蔡根的家底这么厚。

几十片攘出去,春蹄也无所谓了。

听到他们的议论? 劫后余生的她有着强烈的表达欲。

“那有什么稀奇的,正常操作。

这小子唯独头骨的二十三块没有碎。

脱胎换骨不会涉及头骨。

在他全身骨头换过一遍后? 最脆弱的也就是他的头骨了。

所以? 这些鳞片? 自动形成了弥补措施。

尽量保护他脆弱的脑袋。

可别小瞧这鳞片?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呢。

不信? 你拿斩骨刀试试。”

蔡根真想吐春蹄一脸。

这个货真是欠。

不是刚才吓哭的时候了。

几千万砸进去? 自己怎么可能拿刀去试?

万一试坏了怎么办?

你几千万做个原型机,舍得拿枪打不?

“我想拿你试试斩骨刀,行不行?”

春蹄手上的活没完事,所以有恃无恐。

能嘴硬的机会,她从来不放过。

“行了? 你就别咋呼了,没有用。

我不怕死,你砍吧,砍死我你血本无归。”

哎呦,这小牛犊子。

智商咋还忽上忽下的很不稳定啊。

刚才断网了吗?

现在又重新连上了吗?

贞水茵死死抱着斩骨刀,真怕蔡根一冲动就砍啊。

很多不必要的冲突,都是话赶话赶上了,冲动是魔鬼啊。

一句话叫住了蔡根,春蹄又开始飘了。

劫后余生的副作用又开始显露,不说点啥,缓解不了心理压力。

“这小子,是真的命好啊。

也就是遇上共工遗骨这种级别的宝贝,否则还真没辙。

哎呀,咋还有点不协调呢?”

这是又出了什么意外吗?

蔡根比谁都紧张。

毕竟已经倾其所有,无法在承受任何意外了。

“不是,春蹄,你能不能行了?

不给自己加戏,心里难受吧?”

春蹄一脸委屈,自己没加戏啊,确实出现了新状况呢。

“我没有啊。

谁能想到,这小子三十多了,还是童子啊。

心里有团火,对于吸收共工遗骨的水属性,有点小障碍呢。

要不要把那团火灭掉?

然后他就彻底成了水精之身。

不过,会有点小小的副作用。”

水晶之身?

那不是钻石吗?

蔡根一下就想偏了。

无论是啥身,单一属性肯定更精纯吧?

不过,小孙的事情,还是谨慎一点吧。

“有什么副作用,你把话说全不行吗?

挤牙膏呢?还是埋梗呢?

信不信,我给你刨活?”

春蹄罕见的满脸羞红,整出了一幅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

“哎呀,就是,就是,

水精之体对人伦之事会比较冷淡。

以后,这小子要是娶老婆...

算了,咱们还是追求极致吧,我就不应该问你们。

帮他把火灭掉吧。”

啸天猫一脸兴奋,这算是今天最大的好消息了。

“好的,灭了吧,彻底点。”

“不要啊。”

“不要。”

蔡根喊完不要,感觉哪里不对。

怎么有两声不要呢?

好像有人比自己还着急,更快的喊了不要啊。

回忆声音的源头,竟然是贞水茵。

这个货看样是真着急了。

喊完了以后才感觉有点不妥,脸竟然红了。

紧接着就恼羞成怒了,拿着斩骨刀开始抽啸天猫。

“你咋这么贱呢?我今天就替蔡哥治治你的贱病。”

啸天猫正在干活,也不能躲,任由贞水茵抽了几下消气。

只不过,眼神里的潜台词已经送到了蔡根那。

“主人,我就说这对狗男女有事吧。

看看,都不背人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