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595章 这些玩意,能够让为兄我与班超齐名?(求订阅求票票)

第1595章 这些玩意,能够让为兄我与班超齐名?(求订阅求票票)

长孙皇后愣愣地看着这位模样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眨着动人黑眸的爱女。

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直接就有了一种想法,这闺女若是长大成人,那还了得?

自己当初能有她这脑子,怕怎么也得十岁出头之后吧,可现在这个小不点,莫非就像程三郎说的。

小娃娃一定要多吃鱼,特别是小鱼干,益智又补脑,唔……这是把闺女给补的太过了点吧?

“娘亲,你快说说嘛,小兕子做得对吗?”

看到娘亲呆呆地看着自己不说话,李明达有些发急地拉着娘亲的手左右摇晃,开启了撒娇模式。

“啊,嗯……小兕子做的很对,但是这些话,只能跟娘亲说,知道吗?”

“嗯,娘亲对我最好啦。”李明达的笑容仍旧是那样的阳光与明媚,天真无邪到了极点。

长孙皇后嫣然一笑,牵着这个可爱的小机灵鬼,朝着立政殿的方向而去。

而程处弼则已经与李恪来到了宫门外,互瞪了一眼,程处弼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说好的死硬到底,结果你呢,连反抗一下都不乐意。这下好了,一下子又欠了你爹五百贯……”

李恪幽幽地长叹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那挺翘的臀部,表情充满了对于过往的痛苦记忆。

“处弼兄,你没看到我父皇那眼神吗?跟要吃人似的。

他可是我爹,惹毛了他,小弟我可是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啊。”

“听你这话,意思是你爹经常抽你喽?”程处弼啧啧称奇地打量着这位不良皇子。

“怎么可能,至多是不小心犯了事,挨上一两脚罢了,哪像小时候,唉……”

看到李恪那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程处弼也就懒得再跟这个怂货计较。

毕竟就算是再计较,那五百贯的债务自己怕是跑不掉了。

终于让程处弼找回了一丝丝现代社会的年轻人背负债务的成就感,虽然这不是什么正能量的事。

但是这却是一种社会集体群相,那些各种营销软文各种广告操作,无数低成本广告就跟酒店门缝的小广告似的几乎无孔不入。

成天骚肢弄首地在那叽叽歪歪,声嘶力竭地灌输着一种理念。

仿佛你要不欠银行又或者是蚂蚁花呗的钱,就代表着你跟时代脱节。

“处弼兄,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欠的债务给我父皇?要不再等两月,小弟我凑凑,咱们一块给。”

听到了这话,看到愁眉苦脸的李恪开始考虑哪里能够抠出两钱交给父皇。

程处弼直接就乐了,扯了把李恪往宫门外走出了十一步,接下来要商议的大事,可不能让帮禁军听到。

“你急个啥,你爹那不过是气话,就是觉得咱们之前忘了把正事给交待清楚而已,你以为他真在乎咱们这点三瓜两枣?”

听到了程处弼这话,李恪也深感有理,若有所思地道。

“这不能吧……不过话说回来,我是他儿子,他说我欠他财帛,似乎也有些不妥当。”

“你过去欠过你爹财帛了没有?”

听到了处弼兄这话,被李世民称为英果类已的亲儿子李恪直接不乐意了。

“呵……那是我爹,亲爹,儿子怎么可能欠爹钱。”

“那不就对了?儿子花爹钱,天经地义,欠不欠的,也就是你爹着急上火这么一说而已。”

“多亏处弼兄提醒,不然小弟我还真把亲爹当债主了。”

程处弼一脸慈祥与关爱的表情,喜欢地欣赏着李恪终于及时地认识到了问题的根本,打定主意认欠不认还。

“那处弼兄你呢?”

李恪美滋滋地正为自己不用还亲爹的钱而沾沾自喜地当口,突然想到了另外一半债务的责任人。

程处弼当然不乐意了,老子刚把你给说服,你倒好,居然开始替你爹惦记我兜里那三瓜两枣,合适吗?

“呵呵……你若是想要冲你爹掏五百贯,那我明天就去找我爹拿五百贯来还你爹。”

“处弼兄言之有理,若是你拿出五百贯给我爹,我爹又是一个喜欢行事公允的人,那岂不是我这五百贯也得给?”

李恪眉头大皱,深以为然地击掌道。“不过处弼兄,你……”

“你不给,打死我我也不会给。”欠债大爷程处弼吸了吸鼻子,一脸的正气凛然。

仿佛他不是欠债务,而是面临刀斧加身仍旧临威不惧的英勇战士。

程三郎是什么人,老子欠了你的钱,我认,但是想要我还,呵呵……皇帝大佬又如何?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你先让你儿子还你钱再说,光我自己掏钱,我乐意我爹也肯定不乐意。

反正你有本事就关了老子的蚂蚁花呗,停了我的信用住,限制高消费也不怕。

反正老子吃我爹的,用我爹的,花我爹的。只要有爹,啥都不怕哇哈哈……

这一刻,程处弼终于感觉到了,因为慈祥的老父亲已经回到了长安之后,自己的腰板瞬间一硬,恨不得走路都打着横。

爹不乐意听人唱歌,觉得那些叽叽歪歪的娘娘腔没劲道。

没关系,回家的路上,就边走边哼上一首《烛光里的爸爸》,算是遥敬慈祥的父爱。

#####

揭掉了沙布,确定了针眼也都已经完全愈合,虞叶儿却显得有些紧张,不停地左右闻着味道。

看到闺女那副紧张到不行的表情,邓氏柔声安抚道。

“叶儿,没事,不用紧张,程三郎都说过,你已经全好了,这几日娘也没有在你身上闻到什么异味。”

“是啊叶儿,来来来,赶紧走动走动,试上一试。”虞昶也满脸期待地看着闺女道。

“那好吧,我,我试试。”虞叶儿咬了咬牙,开始了发汗测试。她开始在阁楼内不停地上上下下。

王氏、邓氏,还有虞昶都呆在阁楼内,满脸期待地看着这位青葱少女。

等到邓氏看到闺女还是一边抹汗,一连继续上下楼梯之际,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嗯,习惯了。

毕竟过去数年来,只要闺女开始出汗,那就代表着那股子浓烈而又刺鼻的味道就会扑面而来……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