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7 底线是不许插手

27 底线是不许插手

良守结果澪带来的书,坐在位置上粗略地阅读起来。

御门院家的内容明显比他自己在外界找到的东西要详细成体系得多,但是关键问题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拿不准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

“你们的蛋糕!”就在良守低头看书的时候,飞鸟梦落欢快地声音响了起来,她端着甜品和饮料过来,在把甜品放在桌上的时候,她悄悄压低声音对良守说道,“良守君这样可不行啊,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竟然在看书。”

所以说女人都这么八卦的吗?

良守有些无语地抬起头。

“诶?这是汉字书籍吗?”飞鸟梦落很惊讶。

“是的。”澪回答了她,“很奇怪吗?”

“这种汉字书籍,难道你们在研究什么历史吗?”飞鸟梦落的好奇心似乎没有止境,“是学校的什么社团活动吗?”

“我们自己对古代民俗很感兴趣,所以自己找来看到。”良守用最常用的理由敷衍道。

“古代民俗啊……”飞鸟梦落神情有些恍惚,“你们居然会对这个感兴趣,我还以为研究这些的都是爷爷辈的人呢。”

“那可能我的爱好和老年人差不多吧。”良守无奈回了一句。

“唉,如果我爷爷在这里,或许你们会有些共同语言。”飞鸟梦落感慨道,“他给我留了好多我根本看不懂的古代汉字书,据说都是他以前痴迷古代民俗的时候收集的……”

良守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只能任由她自说自话。

“唉,那些书放在家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之前也想过不如干脆当做旧书卖到书店算了,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就这么把爷爷的遗物当做垃圾扔掉有些过于不孝了。”飞鸟梦落叹了口气,她的目光落在良守正好摊开的书页上,“这是,星相吗?”

“是。”良守眉头微皱,他没想到飞鸟梦落能看懂内容,她不是刚刚还说自己看不懂吗?

“我记得以前小时候和爷爷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带着我看他的书,里面有一些讲星相的内容,图画就和你这个一样。”飞鸟梦落似乎有点怀念的看着书上的星相图。

说着,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对啊,既然你们对这个感兴趣,那不如我把爷爷的藏书送给你们好了,这样你们能够继续研究下去,我想爷爷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良守突然发现他有些不能理解飞鸟梦落的思维了,他们才说了几句话,就说送就送的吗?

不过他终究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虽然心底里并不太相信一个普通老人的藏书能够带来什么有用的内容,更何况飞鸟梦落根本就看不懂汉字,最后大概率也只是和从书店买来的那些旧书一样。

“我回去找找,明天联系你们可以吗?”飞鸟梦落很热情地问道。

“好,多谢了。”

……

“这个蛋糕味道真不错。”藤原忠平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正在向路过的服务员称赞店里的甜品。

“谢谢您的称赞。”服务员连忙回礼。

“不过这种甜品也应该很受年轻人的喜爱吧?我看你们这边似乎有不少高中生情侣的样子。”藤原忠平似乎很随意地闲聊,同时用眼神示意了正在和飞鸟梦落闲聊的良守与澪。

“因为附近的高中,所以确实有不少高中生会选择到店里约会。”服务员笑眯眯地解释。

“味道确实很好。”他又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服务员转身离开。

没过多久,良守和澪起身结账离开,藤原忠平从窗户里看着他们坐上车离开。

“您好,请问需要加些水吗?”

藤原忠平转头,看到飞鸟梦落正拿着水壶站在桌旁,看着自己喝了半杯的清水问道。

“好,多谢了。”他伸手把杯子递了过去。

……

寻找关于星相内容的古书?

独自一人慢慢散着步往家的方向走,藤原忠平忍不住回想着自己在咖啡店听到的东西。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良守和澪的对话也没有故意掩饰,藤原忠平借助自身的特殊依然清楚地听完了全部。

星相,不完整的修行法……

越来越不像是能够死而复生的能力啊……

藤原忠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我警告过你。”

女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藤原忠平抬起头,身边的环境已经不再是熟悉的街道,密林之中无数飞鸟环绕。

“我也没做什么啊?”藤原忠平摊手。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我不是贺茂久雄,我警告你,离他们远点。”女人的声音异常冷漠。

“嗯,他们。”藤原忠平笑着回答。

“你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女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愤怒。

“别担心,我不会干扰到你和阴阳头大人的计划,我不会影响什么,只要我弄清楚了我想弄清楚的事情,我自然会悄悄地离开,就像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出现过。”藤原忠平摊手,“我和贺茂那家伙不一样,你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执着地正义感,所以,我不是你们的干扰……”

他话还没说完,群鸟之中,一只飞鸟突然异变,化作三足三眼直冲向他。

藤原忠平吓得爆了一句粗口,他抬手挡住飞鸟。

金色的火焰点燃了衣袖,藤原忠平连退数步,用力一甩手臂,燃烧的衣袖被扯掉,露出下面缠绕着仿佛火雷般诡异的纹身。

“你真的要和我动手?”他紧握双拳,那些火雷纹身仿佛活了一般扭动起来,不见天日的密林之中,隐隐响起雷霆之音。

“底线是不许插手。”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一刻,密林消失,藤原忠平重新站在了自己熟悉的小道上。

硬着下午的阳光,他深吸了一口气。

背后的衣服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

“果然那家伙就是一点道理都不讲。”他心里骂了一句,即使是大家表面上依然是同一阵营,但是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表态,那个女人真的会毫不留情地对自己下杀手。

不过好消息是,他总算是过关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