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8 截然相反的东西

28 截然相反的东西

良守看向走廊里充满活力的高中生,他趴在桌上,有些无精打采。

高中的生活对他来说确实有些过于无聊,即便是现在时机已经有了女朋友,但是想要让澪和大多数女生一样变成恋爱脑那样做些亲密举动,显然是不可能的。

“你们听说了吗?A班的那个转学生,好帅!”

他有些时候觉得被法力强化的感官其实挺讨厌的,毕竟大多数青春期高中生的话题听起来都挺无聊的。

就好像现在,这些女生又开始进行花痴的恋爱脑行为了。

只知道外貌,别的什么都不明白,就可以把一个人当做自己梦中情人白马王子?

外面甚至引起了一小波骚动。

良守偏头看过去。

他看清了传说中的那个帅哥。

怎么说呢,良守觉得很怪异。

在他看来,形容一个男性,不应该用到美貌这种词语,更何况,有些偶像之类更偏向于阴柔的容貌,他能够理解有不少人喜欢,可是这一直都不太容易吸引到他。

然而,这一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甚至被惊艳到了。

没错,就是惊艳。

或者说,他从来没想到有人类可以长得这么美丽。

一直以来,在他的认知里,这种仅仅只是容貌就足以称之为灵异的生物,只有那些存在于狐妖,当然了,不包括花井那只白痴。

几乎是下意识地,良守就动用法力去查探对方。

没有妖力。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放松还是遗憾,但是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人家长成什么样都不管他的事,不过,这个高二的学期出现的新人,是不是颜值高得都有点离谱了?新老师,转学生,要素过多啊……

……

放学,良守正在收拾自己的柜子。

“抱歉。”有人从旁边过去,擦到了他。

良守回过头,就看到那个转学男生站在他身后。

“抱歉,刚才我在想事情。”对方继续说道。

“哦,没事。”良守愣了下,只是轻轻碰了下,对方的反应有点太正式了吧?

“该走了,雪希……”澪从柜子另一边探头过来,她的话说了一半卡住了。

“你的女朋友?”那个男生眨了眨眼睛,然后压低声音,“很漂亮啊。”

“……”良守没有回答,他并不想和这种不熟悉的人说太多话,

“抱歉,我要回家了。”良守冲对方点了下头。

“再见。”那个男生说道,“刑部幻梦,还请多多指教。”

“刑部?”良守有点惊讶,虽说自己来到这边很久了,但是他说实话一直还是没搞太清楚姓氏,不过,这个姓有点太少见了吧?而且,一个男生叫幻梦?

“田边同学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刑部幻梦继续说道。

“你认识我?”良守觉得更奇怪了。

“田边同学看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很有名了?”幻梦调侃道,“那可是常年霸占成绩第一的大魔王,即使上课的时候一直在偷懒。”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名声。”良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了,我先走了,再见。”刑部幻梦提起自己手中的剑道背包,“我还要去剑道社参与活动。”

看到刑部幻梦离开,澪才走上来:“这个转学生,你认识?”

“不认识。”良守也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撞了一下,顺便聊两句没什么营养的废话,似乎是高中里很常见的事情,可是……

“我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澪皱着眉头,“有点在意……”

“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说在意别的男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良守故意露出生气的表情。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澪瞪了他一眼,“说不清楚,我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就好像……”

“就好像他不应该是个正常人是吧?”良守把澪没说完的话补完。

“嗯。”澪点头,“虽然他表现得很正常,但是就有一种,他正常了反而才是不正常的感觉。”

“难道说他也是什么妖怪披了人皮?但是,披了人皮的妖怪来高中干嘛?再说了,没有妖怪会蠢到利用人皮掩饰自己身份的同时,给自己捏这么一个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焦点的外星吧?能做出这种事情的,我也就能想到一个花井了。”

“说不清。”澪摇头,“不过,刑部……这个姓氏倒是很罕见。”

“可能是我孤陋寡闻,我一直以为这个姓氏只有刑部明神和刑部姬,是真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有人姓这个。”良守接话道。

“谁知道呢?或许是假名?”澪思考着,“不过你说得对,刑部这个姓氏太罕见了,就算使用假名,一般人可不会用这种,所以,要么就是他毫无隐瞒,要么就是这个姓氏有些特殊的意义,所以他用来作为了假名。”

两人一边向学校外走去,一边继续讨论到:“我会去查一下关于刑部明神和刑部姬的东西,或许会有些帮助。”

说着,她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头:“我看他好像带着什么东西去社团了?”

“嗯,他说自己去剑道社了。”良守回答。

“剑道……”澪眯起了眼睛,“我记得你也练过吧?”

“是啊,练过,但是那更多的大概只是锻炼身体,毕竟用普通的刀剑去砍妖怪,别说是现在的D级妖怪了,就算是那些E级都没办法,除非我手里是传说中的童子切蜘蛛切之类,你提这个干什么?”良守有些疑惑。

“我们都觉得他有问题,虽然可能没有证据,但是或许这就值得查一查,也许你可以找个办法接近他……”澪若有所指地说道。

“……”良守停下脚步,他直勾勾地看着澪,看得澪心里有点发毛。

“我们真的要去调查他吗?”良守认真地问道,“很可能是我们弄错了呢?”

“我不知道。”澪说道,“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不,从来没有在遇到生活中的人时有这种感觉,他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就好像遇到了截然相反的东西。”

“截然相反的东西?”良守更不明白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