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18 你详细地跟我说一下

18 你详细地跟我说一下

“以后上课不要和我说话!”终于等到下课,澪立刻回过头瞪着良守。

“呃,好……”良守有点莫名其妙,自己刚才也没打扰她啊?明明是她先找自己的。

“那个……”澪似乎犹豫了下,又问道,“那个题,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啊?”良守愣了下,“就是……很简单啊?”

“老师都没有讲,你怎么能够做出来?”澪终于忍不住直接问了出来。

“他没讲吗?”良守这才明白过来,所以刚刚就是明着坑自己了?没想到我学过吧?这么想着,他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愉悦了起来,也就是说,老是想算计自己没算计到,这可太有意思了。

看着良守的表情,澪翻了个白眼,懒得再理他了。

……

“小姐,您真的要去和同学们参加试胆大会吗?”坐在车里,女人听到澪说完周末的安排后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啊,你不是一直都劝我要像个正常的女高中生一样参与社交活动吗?”澪冷着脸坐在后座上。

“嗯……”女人沉吟了一下,“当然了,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毕竟您一直都不怎么热心参加社交活动,但是,您愿意参加这次活动,真的不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澪沉默了,然后她看向窗外:“我只是担心那个公寓真的有什么灵异。”

“哦哦哦。”开车的女人连连点头,“原来是这样。”

“你认为难道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澪察觉到对方的语气有点问题。

“没什么。”女人笑了起来,“不过,既然您参加了活动,那么还有什么别的人去吗?”

“既然是班上的社交活动,肯定都是班上的同学了,我大概问了一下,现在一共有十个人,他们到时候准备分成两组,分队探险。”澪叹气,“所以,我恐怕到时候需要借用一下你的乌鸦,没办法一个人盯两个队伍,反正这也不是官方任务,没必要遵守独立解决的规则。”

“诶?”女人似乎很惊讶,“只有小姐一个阴阳师参与吗?”

澪的眼神瞬间变了。

“我记得小姐不是和那个叫良守的小阴阳师是同班同学吗?”女人似乎有点疑惑地用一只手指抵住下嘴唇,“怎么会只有一个阴阳师在场呢?”

“御门院雪希!”澪怒吼一声,“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我明白了,我会把式神借给您。”雪希连忙认错。

澪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

……

“疾!燃!”

三到符咒飞向院子里品字排列的三根木桩,接触到的瞬间燃起了明黄的火焰。

良守单手结印,三根木桩上的火焰仿佛活了一般逐渐拖离木桩向中央汇聚。

一道小型地火焰龙卷逐渐成型。

汗水顺着良守的脸庞滑落。

“良守,集中注意力!”烟花看着中央越来越不稳定的火焰高声呵斥道。

结印的右手剧烈地颤抖着,那道火焰龙卷一点点缩小着。

突然间,原本似乎正要平静下来的火光猛地抖动了一下。

“不好!”烟花看着火光一闪,大吼一声现出原形,在火焰还未来得及爆炸开来之前,尾巴一甩,将它彻底扑灭。

良守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烟花重新缩小成猫咪的大小,轻巧地跳到良守身边:“看来还是太勉强了一点,现阶段还是以使用实体符咒控制灵力为主好了。”

“谢谢了,烟花大人。”良守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要不是您出手,刚才这火焰我就控制不住了。”

“这本来就是我陪着你在这里修炼的原因不是吗?”烟花伸出后腿挠了挠耳朵,“我可不想晴子回来看到院子里被烧的一干二净。不过,这个修行对于你来说还是太难了,想要控制由灵力实体化后形成的火焰,你不需要这么心急,等灵力水平达到了D级之后再来可能会更好一点。”

“这不是灵力水平的问题。”一瘸一拐的黑猫从拐角走过来,“由灵力形成的火焰,本质还是灵力,只想着利用更强的灵力去束缚,是不可能真正做到掌控的。”

“卫门……”烟花看了眼自己的配偶。

“小子,即使变成了火焰,那也是你的灵力。”卫门说道。

“也是……我的灵力?”良守低头。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你的力量够不够强大的问题。”卫门转身,“你只想着用力量去控制,好好想想在制作符咒的时候你是怎么样沟通使用灵力的。”

说完,卫门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回过头:“还有,修炼的时候不要心存杂念。”

说完,一瘸一拐地回了房间。

“是有什么心事吗?”烟花在良守面前坐下,“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倒也不是。”良守皱着眉头,“学校有些事情,有一群没什么脑子的同学要去一栋废弃公寓弄什么试胆大会,但是御门院觉得那边可能真的有什么怨灵之类的东西。”

“嗯。”烟花点头,“所以,你是因为担心怎么样在那天保护他们所以心神不宁吗?”

“我已经劝过了,他们不听,那是他们的事,而且还有御门院跟着一起去,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良守回道,“就算是真的出了事情,我也只是个阴阳生,他们要往鬼嘴里送,难道我能够拦得住?”

烟花笑了起来:“即使是可以无视旁人死亡的冷漠之人,在看到死亡真的降临到自己身边时,也总会有些伤感。”

“他们又不是真的会出事,再说了,这种事情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有负罪感?”良守翻了个白眼。

“但是你现在已经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有负罪感了不是吗?”烟花笑着说了一句,然后轻巧地几个跳跃回到房间里。

她一眼就看到正对着晴子装鱼的袋子探头嗅探的黑尾。

走过去,抬起前爪拍了下黑尾的脑袋,示意儿子跟自己到另一边。

“上次小良守让你跟着出去的他那个阴阳生同学,你详细地跟我说一下。”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