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17 数学课上的心思

17 数学课上的心思

良守感觉自己能够从老师的眼神里看到对方已经在思考自己做不出这道多项式运算后的的惩罚了。

但是比较令他奇怪的,因为澪坐在他前面,当他从澪的书桌旁走过的时候,无意间瞥见对方的眼神。

那是一种他很熟悉的眼神,他无比确定自己见过无数次,那是烟花盯着世界修行但世界想方设法偷懒时的同款眼神。

“什么鬼?这女生脑补了什么?”良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他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笔,开始写起来。

“嗯……”他感觉到有些尴尬,一直以来都这样,他很讨厌被老师叫到讲台上,被全班人注视着,总觉得特别难受,就好像怎么做都不自在。

先画了个等号。

“粉笔好烦,感觉等号没画齐,好难受。”图方便伸出手把等号擦掉,结果弄成了一大团白花花的粉笔灰粘在黑板上。

“好难看……”只好低下头拿起黑板擦,把那一团擦干净,重新开始。

“是不是字写的太小了?”又擦掉。

他已经能够听到下面的议论纷纷,背对着所有人翻了个白眼,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迅速流畅地把所有的过程都写了下来,甚至为了防止被挑刺,他每一步的计算过程都写的清清楚楚,一点都没有跳。

把粉笔放下,转过头,看向老师。

“大家看到了,田边同学做得很好,好了,田边同学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老师露出和善的笑容走上讲台,自然地拿起教鞭开始对着良守写的过程讲解。

“老师真是个了不起的职业……”看到这一刻良守心里浮现出这样的想法,至少,在忍受尴尬上,确实远远地胜过了自己。

坐回位置上,良守还有点苦恼的看着手上的粉笔灰,刚才已经拍掉了大部分,但是手上还是很不舒服,直接在裤子上擦会弄得很髒,回家一定会被晴子说,他开始想看看谁有湿纸巾一类的东西接过来想擦一下。

“你算出来了?”突然间,他听到澪的声音从前座传来,对方稍微偏了下脑袋,以一个尽可能小的角度对自己问道。

“呃……是啊。”良守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一般女生应该更有可能带着湿纸巾一类的东西吧?于是他连忙问道,“你有湿纸巾吗?”

澪似乎愣了下,然后良守看着她从书包侧边抽出来一小包湿纸巾递过来。

“谢谢。”良守伸手接过来,抽出一张把手擦干净。

想把剩下的还给对方,但是又担心直接开口对方听不到或者被老师发现,于是,用那包纸巾轻轻碰了下对方的肩膀。

他看到澪触电般地缩了下,然后转过头,瞪了良守一眼,这才背着手把湿纸巾拿回去。

一种很古怪的感觉涌现在良守心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自己上次出现这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也是在高中了,那个世界的高中,似乎也是上课找前桌的女生借什么东西。

在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认真学习听话一门心思刷题的好学生,但是,在还东西的时候轻轻触碰到女生身体的时候,即使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喜欢之类的想法,可是在和异性的交流中,却总有点奇怪的尴尬。

良守想起来,自己后来一直没有这种感觉,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到了大学,就不再需要和女生交流了吧?上课,实验室,图书馆,宿舍玩游戏,有什么必要和女生接触?而自己在这个世界,除了妹妹,也几乎没有真正和女同学有什么沟通,甚至之前和澪的交流,也仅仅只是把对方当做一个阴阳师同僚。

直到这一刻,他似乎才真正在心理上意识到,对方也是一个和自己同龄的漂亮女生。

“这算是在一群小屁孩里呆久了心态也返老还童了吗?还是说因为这个身体在青春期所以激素的作用影响了思维能力?”心里吐槽了一句,良守也没心思继续看小说。

靠在窗台上百无聊赖地听着数学老师在上面讲课。

新课的进度很慢,而且似乎全世界的老师都喜欢在讲述新的概念的时候,故意卖个关子让学生去思考推导,然而这些东西明明只要学生提前往后翻一页或者两页课本就能够把结果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嘛……良守看着同学们的表情,忽然想起来,其实就算是往后翻一两页就能看到结果,有几个学生会愿意去主动预习?

看着老师在上面一步一步地推导着自己早就知道的东西和下面那些明明只要低头看一眼课本就能够知道答案的学生们一脸迷茫的完美配合。

良守真的觉得很无聊,他的思绪又飞回了自己过去的高中和大学时光。

其实自己也是到大学之后才真正习惯在老师上课之前翻课本看吧?高中时期,倒真的也是和这些学生一样,校内外的各种班,只听老师讲,做好笔记,然后回家之后玩命刷题就完事了。

说起笔记……

他看着同学们各种奋笔疾书,老师写满了一黑板又一黑板。

有多少人真的会看笔记?

至少他高中几个月写完一本的笔记本,除了高三总复习时的,基本就是写完了往旁边一扔,用处还不如看看自己每次小考和作业的错题。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抄笔记至少能够强迫学生把注意力集中在课堂上,而不是像这样胡思乱想开小差。

……

澪觉得自己后面这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上次课间一句亚撒西闹得自己整节国文课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这次又来,他到底是怎么做出那道题的?经过这些天的观察,澪比任何人都知道良守上课是个什么态度,可能除了历史课比较认真听,国文课偶尔认真听以外,这家伙在其余的课尤其是理科课上,全都是绝对摸鱼的状态。

澪此前已经认定良守能够考进高中靠的是在考试中作弊,可是,刚刚那道题是老师现场写的准备用来展示定理使用的例题,根本就没有答案,更何况,当时老师甚至都没有讲那个定理,让他去解就是纯粹地为难他,他怎么作弊?

难道一个上课不听讲的人会提前自己预习?

自己抑制不住好奇心问他,结果他却只想借湿纸巾。

心想着算了等下课问,便把东西递给了他。

刚想着控制情绪好好听讲不要胡思乱想,那家伙居然直接那纸巾的包装戳自己肩膀!

好吧,其实也不痛,只是有点痒。

但是澪却怎么样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听讲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