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46 就是为了问问题?

46 就是为了问问题?

花井从昏迷中醒来,至少他坚信自己是昏迷而不是睡着了。想要活动身子,却发现自己被人牢牢反绑双手捆在椅子上。

回想着自己记忆里最后发生的事情,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捕猎的猫又肯定是不会把人捆起来的,那也就是说,那只恐怖的猫又背后还有其他人,嗯,妖怪在指使。

他们抓捕妖怪是为了什么?

花井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听过的那些故事,似乎有些邪派的阴阳师,会抓捕奴役妖怪,而有些更极端的,还会囚禁妖怪满足他们特殊的欲望,难道说自己……

想到这些,花井不仅悲从中来,现在他无比痛恨那个过去修行偷懒耍滑沉迷灯红酒绿的自己,如果自己再努力一点,变强一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吧?

他下定决心,如果能够出去,一定立刻辞掉夜店的工作,不再去和那些漂亮的人类女性玩闹,一定会好好修行。

身后的门被人拉开,花井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借助开门时的灯光,他隐约看见自己正处于一个老式的和风房间内。

“完了,自己一定是落到了修行邪法的某个阴阳师家族手里。”花井越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一定是一个位于深山老林里的隐蔽古宅,隐藏着某个恐怖的邪派家族,他们接下来就会用邪恶的咒法在自己的灵魂里留下烙印,逼迫自己变成他们的宠物,或许,就像只猫又一样。

他感觉自己未来的妖生都黑暗了,难道优雅的自己,要像那只粗鲁的猫又一样被人套着项圈领出门,进行那种粗鲁野蛮的搏斗吗?

“哦,你醒啦?”

嗯?这个声音怎么感觉好像在哪听过?花井有些疑惑,他抬起头看了过去。

“是你!”他声音颤抖地看着那个自己今晚就在酒吧看过的年轻人。

“原来是你!”他惊呼。

这一刻,他全想明白了,难怪这家伙去了夜店那么格格不入,他根本就不是为了寻欢作乐,就是冲着自己去的!

他一定是早就觊觎自己的天赋,想要抓住自己,奴役自己,让自己成为他的战斗奴仆,今天晚上在夜店的行为,就是他的试探,在接近自己并确认了结果后,就立刻下手。

只不过,那个女生?

花井全身都颤抖了起来,这家伙一定是用写法控制了那个无知的高中女生,所以那个明明紧张的女生才会那么顺从地被他牵着走了!

而在自己昏迷的那段时间,他一定已经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举动!

一想到这些,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凄惨的未来,不,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逃走,决不能成为这种人的帮凶!自己一定要去阴阳寮报案,让那些正义的阴阳师来制裁这个恶魔!

“你在想什么?”良守看着这只狐妖不断变化的脸色,皱眉问道。

“抱歉,今天晚上是我对大人您不够尊重。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愿意投靠您作为您的仆从!请您收下我!”

良守莫名其妙地看着花井,这种眼神他觉得很熟悉,嗯,这大概是自己给黑尾开猫罐头和猫薄荷的时候黑尾那种眼神……

“这种废物狐妖留着有什么用?”良守看着面前连尾巴都藏不住的狐妖心想。

“他一定会被我的真诚所感动,然后放松警惕,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逃走。只不过,要时刻小心那只可怕的猫又。”花井略显得意地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我没有兴趣手下你作为仆从。”良守决定不和对方绕弯子,他不清楚这是不是这只狐妖的掩饰,按理来说,狐狸这种东西,一般都很狡猾,说不定这家伙就是失踪案的幕后黑手呢?虽然他很弱,但是即使是这么弱小的狐妖,也终究是妖怪,他有太多的办法去伤害那些手无寸铁的女人。

“糟了。”听到这句话,花井一惊,他居然不想收下我当仆从?这不可能,要是不想收服奴役我,为什么要抓我?这一定是他的试探,对,一定是试探。

“大人,以您的天赋,一定会有这惊天动地的成就,虽然我现在实力不济,但是我一定会发奋努力,成为您的得力手下,就像您那只威武的猫又一样,帮助您解决任何问题!”

话音刚落,面前的少年还没回话,花井就感觉到了一股明显有些炙热的目光从另一边看过来。

他转过头,就看到一对墨绿色的猫瞳紧盯着自己。

“糟了!”花井心说,“没想到这只猫又居然在,如果它是心甘情愿作为帮凶的,现在听到我想要和他平起平坐,一定会心生不满,完了完了,太急了,这一下反而招惹了个恐怖的对手。”

黑尾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实力弱的不行,明明只是抓回来问话的狐妖突然开始疯狂表忠心想当妖仆,但是,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虽然这家伙很弱,但是那毕竟是狐妖,只要好好修行,将来一定会变得很强,到了那时候,让良守带着他出去干活,自己在家晒太阳,岂不是美滋滋?

不用被抓出去和妖魔拼命,还能在家享受优质猫粮的生活似乎不远了?

“再说一遍,我没有兴趣留你。”良守的声音有些冰冷,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实力进步之后符咒的效果强的过分了,那明明只是一张让妖怪昏迷的符咒,怎么这家伙搞得跟刚从蛋里孵出来的鸡一样有了印刻效应?自己是阴阳师,又不是仲夏夜之梦的仙王!

不给这只狐妖继续说话的机会,良守直接开口说道:“这样把你弄过来确实有些不合适,但是现在情况比较紧急,所以,我们不得不采取了这种比较极端的手段。”

花井听得一愣一愣的。

“至于为什么要绑住你,那也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希望你可以理解。”良守解释道,“接下来,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回答我们的问题。”

“回答……问题?”花井懵逼,紧接着,他大声吼道,“你们把我这样抓来,就是为了问问题?”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