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17、第 117 章

117、第 117 章

您的充能小于80%, 需要48小时后才可放出大招哦~  “王姨是将你从小看到大的,有她照顾你,我们也放心许多……”

“好。”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 过年了爸妈把弟弟带回来, 咱们一起吃顿团圆饭。”

“好。”

“再见。”

纪迟带着全息头盔,一眼都没有看他们离开的方向。

他耳旁全是游戏ai叽叽喳喳的指导声, 但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倒是别墅楼下那一声关门的声响, 吵闹到震耳欲聋。

良久, 他才轻轻闭了闭眼,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 将注意力放在这款最新发售的全息游戏上。

纪迟:“……”

纪迟:“你们游戏的人物形象一定得用真人吗?”

ai:【不是啊, 默认值是真人扫描,但玩家还是可以自由捏脸的~】

纪迟眼睛很尖:“这人物最多只有一七五吧?我实际比它高五厘米。”

ai:【抱歉,感谢您提供的反馈,魔法师职业的身高平均一米七,已为您调整到平均值~】

纪迟:“???”

纪迟:“等等,你什么意思?那我要改职业。”

ai:【抱歉, 职业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改了呢~】

纪迟:“我什么时候已经确定职业了?”

ai没说话, 直接甩给他一段快进过的视频。

【请玩家选择角色职业,当前为战士、魔法师……】

“好。”

【请玩家创建角色形象,当前为默认……】

“好。”

【初始设置成功,祝玩家游戏愉快~】

“好。”

看完视频,纪迟觉得自己心率快要出问题了, 他深呼吸一口,尽量和善地问:“这是我的失误,请问为什么不能重新选择职业了呢?”

ai, 也就是圆圆的呆萌声线突然消失了,换成了一听就很秃头的策划老大哥的沧桑声:【大兄弟啊,你认为重新选择职业和形象意味着什么?是自由吗?不是!那可都是燃烧的经费啊!你以为我不晓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吗?今天还嗷嗷的要肉t抗伤,明天就能嘤嘤的奶妈求大腿,我一个新开发的全息哪儿来那么大容量给你们造啊!】

纪迟被大叔的糙嗓门儿吵得脑壳疼,无奈让了一步:“那氪金呢?我不换职业,我氪金换个形象总可以吧?”

圆圆警惕:【你要换什么形象?】

纪迟:“也不过分,两米一,二百斤,八块腹肌,其他随意。”

圆圆:【滚,你以后就一米七了。】

!!!

纪迟从半真半假的噩梦中猛地惊醒,急忙深呼吸几口稳住心率,等看到熟悉的砖石屋顶,才想起他已经穿到游戏里了。

纪迟闭了闭眼,下一秒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光脚站在平整的地面上。

没有头晕,没有心慌,也没有呼吸困难——这是个健康的、一米七五、还在发育中的身体。

纪迟和圆圆再三确认他还会再长高后,微微笑了一下,抬眼看去。

艾文就戳在他面前,离的很近,一脸复杂地看着他:“我……还想着过来叫你起床呢,今天起得挺快呀哈哈……”

何止是快!我都没看清他怎么站在地上的!艾文在心底咆哮——

明明昨天还一动不动躺半天!这就是所谓的神秘东方人吗!果然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

纪迟点点头道了声谢,一脸自然地找到衣服鞋子穿上。

艾文吁口气将刚才的意外抛到脑后,从共用的书架上翻出一本厚厚的魔典,递给纪迟:“今天只有上午的课,是爱玛女士的魔法原理,下午的时间是自由的。”

纪迟接过魔典,察觉到他有话要说,侧头望他。

“那个……你有准备法杖吗?”艾文踟蹰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明天就要开始法术训练了,法杖都是学生们自己准备的,我还没来得及买,你下午能陪我去一趟中/央大街吗?”

按理说法杖应该在入学前就要都准备好了,但是那几天正好赶上教廷传教,艾文得一直跟着神父,没空出来采购。

听到要准备法杖,纪迟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背包。

好家伙,什么诸神黄昏之审判法杖,末日浩劫之毁灭魔杖……一水的前缀极长的橙装神器。

他关掉面板,果断摇头:“我也没准备。”

艾文高兴地翘起嘴角,透蓝色的眼瞳闪闪发光:“那你带上钱币,我们一下课就去中/央大街吧,午餐也可以在那里解决!”

因为有了这个安排,艾文一上午都非常兴奋。

爱玛女士都捧着魔典走进教室了,他还扭着身子,拉住纪迟在不停叨叨:“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拥有一支自己的法杖!但是它太贵了,一支普通品质的法杖都要好几个金币……不过我这些年在教廷帮忙攒了不少钱,可以直接买上一支优秀品质的法杖了!”

纪迟低声附和了几句,被他感染得也开始期待起来。

他发现,真实的世界果然要比全息网游完善许多,很多细节对纪迟来说都是很新奇的体验。

就像网游上的中/央大街只是一条模板拼成的大道,看起来恢宏,但能去的店铺只有交易大厅。

不知道真实的中/央大街是什么样的呢……纪迟摩挲着魔典的羊皮纸封面,出神地想。

“嗤。”坐在他们身后的布兰登一字不落地听完了整场对话,皱了皱鼻子嫌弃,“优秀品质的法杖能有什么效果?直接拿来敲人会比较疼吗?要买就直接买精良品质的。”

说着他从法袍里掏出一支小臂长的法杖给他们看,那是个蓝装法杖,火红色的精致杖身上,印刻着的魔法纹路魔力充沛激荡,算是蓝装品质中的最顶级。

艾文也没对这经典的“何不食肉糜”言语生气,他看着那支精良法杖,眼中全然是羡慕:“真好啊,希望我以后也能拥有一支。”

倒是纪迟不太舒服地冷眼瞧了布兰登一眼。

你信不信直接用法杖敲人就是很疼啊!你这个血量我一杖下去大概能敲倒个十七八个,看不起谁呢小脆皮?

布兰登还挺骄傲地笑了笑,又偷摸摸看了纪迟一眼,小小声说:“钱不够我可以借你们,随便你们什么时候还,我不差那些金币……”

明明是好意,但被他说得心虚气短的,像是要违法发放高利贷一样。

艾文总算明白了这傲娇小少爷不是来炫耀的,噗嗤一声笑开了:“多谢你呀布兰登少爷,但是我相信就算靠我自己,有一天也能用上精良,甚至是史诗级别的法杖!”

纪迟跟着点点头,无声示意他也是这个想法。

布兰登小少爷再一次示好失败,他恼羞成怒,重重锤了下桌子(桌子hp-0),往边上挪了个位置:“随你们!”

“好了好了,同学们,接下来一年就是由我来负责大家的魔法原理,有不清楚的地方请一定及时找我哦。”爱玛女士在讲桌上敲了敲,笑眯眯地将小魔法师们的注意力拉回来。

她温柔似水的目光划过一张张年轻稚嫩的面容,最后在纪迟身上停得格外久,她注视着纪迟:“魔法的奥秘至今没有人能完全掌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每一位魔法师体内都有惊人的潜力,任何一次挫折都不是放弃的理由。”

教室里的小魔法师们被滚烫的鸡汤灌得泪眼汪汪,连纪迟也觉得很有道理。

没错,任何一次挫折都不是他最终成为魔法师的理由。哪怕是死了,穿越了,技能锁住了,我也不会当个魔法师!

爱玛女士很是欣慰,温温和和地开始给小魔法师们讲解起魔剑大陆的历史和魔法的起源。

纪迟刚开始也很认真地听着,听着听着觉得甚是耳熟。

这些内容其实他都接触过,不过当时全被他skip掉了,没想到有一天需要在课堂上把它们一字不漏的补回来:)

魔剑大陆的历史很简单,无非就是从众神时代,到诸神黄昏,再到现在唯一的信仰光明神。

“传说远古的时候,每个人都能感应到所有元素的魔力,每个生灵的职业天赋都可以自由选择,众生平等,光与暗同生。”爱玛女士讲着讲着面露向往,“如果真有那样的机会,说不定我会选择当一位人鱼器械师呢哈哈哈。”

教室里的小魔法师们纷纷笑了开来,显然认为这样的组合很是叛经离道。

纪迟没有笑,他正在融入这个世界,却也没有遗忘曾经的记忆。

在他的认知中,玩家可以选择任意一种种族,可以着手自己喜欢的职业。亡灵和精灵可以一起下本,天使和恶魔能够凑合组成公会,这一切在曾经有多么正常,在现在就有多荒谬。

但纪迟也没有出声反驳爱玛女士的观点,他现在不再是那个横扫全服的玩家,这里也不是放松肆意的全息游戏。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纪迟能做的只是接受它,或者——扭转它。

上完一节将近五个小时的魔法原理,纪迟抱着砖头一样厚的魔典,晕晕乎乎地走出教室,穿越到异世界的真实感越来越强烈。

他不想上课啊啊啊——

艾文也饿得头晕眼花。

平民们没有享受早餐的习惯,他们只会在上课或劳作的路上稍微吃一点硬面包补充体力。

艾文也是这个习惯,他的早餐就是在寝室里草草啃完一块巴掌大的硬面包,这时候早就消化得一干二净,饥饿感铺天盖地的涌来。

“上课可真耗费体力啊……我和神父出去传教时都没有这么累过……”艾文气若游丝,他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有些遗憾,“我想我们得坐人马车过去了,我实在没有力气走到中/央大街。”

纪迟半耷拉的眼皮猛地撩起,震惊看他:“所以你原本想走去中/央大街?”

纪迟面板上的地图画得很详细,魔法学院距离中/央大街还有挺长一段距离。没有传送魔法阵的话,正常速度走到那里要一个小时左右,而对于这些平均走路速度0.5m/s的娇弱魔法师而言,等走到中央大街,可能就要黄昏了。

艾文将魔典放入麻布背包中背在身后,不好意思地笑笑:“坐一趟魔法马车要两个铜币呢,我还是想省着点花……”

铜币啊……纪迟就没有听说过这个计量单位。

他看了眼背包,游戏中钱币并不占据背包格位,而是用一大串数字体现在面板的右上角。

他从没在意过自己有多少钱,毕竟在这种大型网游中,钱币算是最容易获取的资源了——和现实中软妹币的获取难度成反比。

纪迟目测了下自己以九开头的九位数金币,认真开口:“这些小费用就由我来出吧,我的钱币还挺充裕的。”

何止是挺充裕!买下两个圣特里帝国都绰绰有余!

艾文闻言弯起湛蓝的眼睛,金光在眉间发梢流淌:“还是我来吧,你的钱要省点花,买一些好点的装备,只会一种魔法还是太危险了……”

艾文很为这个室友担心,他知道没有成长起来的魔法师平民过得有多苦——没有钱就买不到魔法卷轴,学不会魔法就赚不到钱。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