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34、第 134 章

134、第 134 章

您的充能小于80%, 需要48小时后才可放出大招哦~  雪莱恭顺地将他们带到一间展览厅,这个展览厅的面积有好几百平,陈列着几百座小小的展览台, 展览台上方被魔法阵笼罩着, 能看到台上的物品,却不能触碰到它们。

雪莱带着些骄傲向他们介绍道:“这个馆藏分上下两层, 囊括了圣特里帝国所有种类的药剂, 其他地区的也有不少, 而且, 我们每年都会派雇佣兵去外面寻找从未见过的药剂,它们会继续扩充这里的。”

第一层的馆藏药剂数量最多, 每种药剂挨得很近, 尤其是分布在四周的普通药剂,有些同一种类的干脆合并在一起展览。

到了第二层,药剂的数量就少了许多,防护的魔法阵也愈发精巧,中间展台上的魔法阵还隐隐闪烁着电光。

雪莱站定在中间七个精致华丽的展台边,侧脸看纪迟:“这是我们帝国圣药剂师研发的所有史诗药剂, 七瓶药剂分别适用于七个职业。”

纪迟点点头, 这些药剂他都有得到过,确实是給不同的职业适用的。

“但是,”雪莱盯着重新回到纪迟手上的那瓶烈火药剂,表情变得十分严肃,还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我能感受到里面的火元素,但它好像不是给火魔法师补充魔力值用的,对吗?”

纪迟点点头:“它的作用是造成火焰伤害。”

雪莱的表情更奇怪了:“通过暴烈的火元素造成火焰伤害, 那是给战士……不一定,难道是游侠?也不对……”

“是给所有职业用的,只要能命中敌人,没有职业天赋的普通人也能使用。”纪迟出声解释。

雪莱倒吸一口气,虽然隐约有猜到,但直接说出真相还是让他失态了。

所有职业,不,所有种族通用的史诗药剂!

他不禁将目光投到七个展台最中央的位置。

当初为了表示七种职业平等,七个展台是在馆藏中心围成一个小圈的,而现在,或许中间的位置要被占用了。

雪莱转身,深深朝纪迟弯下腰:“现在说可能有些冒昧,我可以代表因特列特买下这瓶药剂吗?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纪迟抬眼看了他一会儿,轻轻一笑:“不……”

雪莱急了,迅速插话:“我知道这有可能触及大人的利益……但我们店绝对不会作为它用,我可以用职业和生命向光明神起誓!”

纪迟还是摇摇头。

但接着,他从兜里再次掏出一瓶史诗药剂:“主人想卖的是另一瓶,烈炎药剂算是来自东方的见面礼。”

雪莱呆滞了,他盯着另一瓶带着霜白色冰冻特效的药剂失去了表情。

一时间不知道这种情绪算是惊喜还是惊吓。

纪迟伸手拉了拉遮住脸庞的布料,装作苦恼的样子:“不过有个小小的要求,我的主人不希望受到不必要的关注,也不想为埃利奥特家族招来麻烦。”

雪莱僵硬地从他手上接过一红一白两瓶药剂,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您放心,今天来这里的只有一位不知身份的顾客。”

纪迟微笑:“多谢,希望未来也合作愉快。”

从因特列特的大门出来后,纪迟将一只魔法储物袋揣进怀里,他没有要钱,只是将店里制作高级药剂所需要的材料搜刮一空,然后有些稀奇地看着一路沉默的布兰登:“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布兰登兴奋劲儿已过,闷闷地看了他一眼:“问了你又不会说。”

纪迟将斗篷从头上拉了下来:“我说了你又不信。”

他慢慢走着,跨过了药剂区域来到装备区:“为什么不相信呢?或许有一天,爱玛女士真的能去当个机械师。”

爱玛是教他们魔法原理的教师,她在课上有调笑过要当个人鱼机械师。

布兰登显然也记得那个调笑,但他也很清楚,那只是个调笑。

“异想天开,天生的东西怎么能改变。”布兰登撇过头嘟喃。

天生的东西……纪迟没有再说话了,只是讽刺地笑笑,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人天生的东西只有逃避和认命。

铛铛——

报时的钟声在整条中央大街上回荡,纪迟回头看了眼高高挂起的魔法钟,和布兰登告别:“我得去找艾文了,你要……”

“绝对是他!一个黑暗生物大白天的来这干什么?肯定是他偷走了圣女的东西!”

一阵喧哗声盖过了纪迟的话,他轻轻皱眉,往骚乱的地方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大街中央围了一圈人,从缝隙中隐约能看到一个瘦小的人影忐忑不安地站在中间,缩着肩膀抱紧怀里的东西。

那人影有些眼熟,纪迟看了又看,决定靠近骚乱的中心。

“肯定是他了!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安好心!”

“没错,黑暗生物见到我们都是避开的,就你一个凑上来,不是你是谁?快点把圣女的钱袋交出来,不然我就要用光明魔法了!”

推搡之间,瘦小的人影跌跌撞撞摔倒在地,遮着面容的斗篷落了下来,露出一张稚嫩苍白的脸。

“咦——是个亡灵,真晦气。”

“大白天的都能碰上亡灵,今天太倒霉了吧。”

“死了就不能死干净点吗?还出来偷东西,看来生前就不是个好货。”

谩骂,嫌恶,诅咒,在片刻之内滔滔不绝涌向小亡灵,他无措地避了避,捡起沾上尘土的斗篷,想要重新躲进去。

“够了,我再说一遍!拿出圣女的钱袋!”一个穿着教廷衣裳的中年修士竖起法杖,杖尖上凝聚起一点微光,凌厉地指向小亡灵,“一个卑贱的黑暗生物而已,别想指望中央大街的保护!”

“我没有……”小亡灵保护着怀里的包裹,小声辩解。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清柔甜美的声音从边上响起,像是初晨的祷告一般流淌过每个人心间,洗涤去种种的戾气。

周围明显地安静了一瞬,人群中有部分人低下脑袋,虔诚地低声念叨。

人群散开,为日光下的少女让出一条宽阔无阻的路。

她缓缓朝大街中央走来,长而雪白的衣摆扫过地面,没有沾上一点尘土,披散在肩头的金色长发比午后的日光还要耀眼,天蓝色的瞳孔比天空还要澄净。

她令人瞩目的地方并不是那完美如神祇般的容颜,而是周身神圣庄严的气度。

“圣珂莉圣女……”布兰登不知什么时候也凑到了纪迟身边,此时双目发直地望着圣女的方向,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她……”

纪迟也多看了两眼圣女,他对这个npc印象颇深。

游戏刚开服那会儿正好是朝圣大会,万千涌入的玩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圣女手持礼杖,从教廷的长阶上蜿蜒走下,沐浴着风和暖阳,抬首绽放出一抹圣洁的微笑。

万千宅男疯狂了,纪迟至今还能回想起当年缭绕耳边的鬼哭狼嚎。

这仅仅只是个小插曲,纪迟主要能记起她,是和一个隐藏任务有关。

最后的奖励好像是个攻击型的技能?纪迟有些混淆了,但他不打算放过这个圣珂莉(技能)。

圣珂莉走到人群中央,蹙起好看的眉头望向蜷缩在地的小亡灵:“为什么要攻击他?”

为首的修士躬身回答:“圣女大人,就是他偷走了您的钱袋。”

他急于在圣女前表现,猛地上前一步将小亡灵手中的斗篷扯开,一个毯子团成的小包裹中中滚了出来,微微散开,露出其中闪烁着的光明护符。

周围一片哗然。

“还真的是他偷的,连光明护符都不放过呢。”

“对,那么浓郁的光明魔力,不是圣女的还能是谁的呢?”

“我说中央大街就不该让黑暗生物进来,这都偷到圣女头上了。”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修士挑起嘴角,冰冷冷地注视沾满尘土的小亡灵,挥手扫开愈来愈浓郁的黑暗元素,“真是肮脏的生物呢。”

肮脏的生物……

圣珂莉眼睫微微一颤,目光扫过地上散开的包裹,突然温柔地笑了,语气中带了点凉意:“我觉得他没什么可说的。”

中年修士一喜:“没错!我就说……”

“因为刚才我已经找到了钱袋。”圣珂莉从雪白的圣服下轻轻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袋子,笑着注视他,透蓝的瞳孔深处藏着讥诮,“就在书店的角落,是我的疏忽呢……”

修士一愣,回头看了眼跪在地上,手忙脚乱收拾散落的光明护符的小亡灵。

这不可能,难道是我错怪他了?

但身为一个光明教廷的修士,怎么能犯下污蔑黑暗生物的错误?修士冷汗直冒,他已经能感到越来越多怀疑的目光针扎一样刺在他的背上。

“不……那他的光明护符是怎么来的?就算不是偷了圣女的钱袋,也肯定偷了别人的!”修士定了定神,色厉内苒,“一个亡灵而已,怎么可能会向往光明?”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