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 > 13、吓坏了

13、吓坏了

目光在五人身上一一划过——

与陈禾颜第一次醒来相比,秦隽已经把原本下巴上那圈青色的胡渣刮干净了,她爸妈好像也都换了身衣裳,原本憔悴的脸也精神了不少,但陈禾颜却还是能看到她爸两鬓冒出的花白,明明在她出事之前她爸还是一头黑发的……

再看看她奶奶,小老太太还是那头时髦的小羊毛卷,手里还抱着只保温桶不撒手,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而小老太太边上那个黑得跟炭一样但五官依旧俊朗的小平头,是她已经有快三年没见过面的双胞胎弟弟陈禾南,正巴巴地看着她,见她目光望过来,便朝她咧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陈禾颜的目光在无人身上来来回回地流连,眼眶止不住开始发热,心口发颤。

她现在明白,这是一本书的世界,如是按照书中的既定情节,这五个人,这样五个会在她病时齐齐守在她身边的人最终都逃不过一个横死的结局。

除了秦隽,其余四人,她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死去的,然而就是唯一的那个秦隽,她却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秦隽死于空难,葬身大海,找不到尸首,秦家人就给他建了一座衣冠墓,但即便如此,在原书中,怒气难消的秦家人也不许陈禾颜出现在秦隽的墓前,让专人看守墓园防止她进入,而陈禾颜唯一一次进秦隽墓地是她在决定自杀前用全身上下身上仅剩的两千块钱塞给了守墓园的老头,苦苦哀求之下才得以偷偷溜进去见了最后一面……

陈禾颜深深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那些噩梦一般的记忆画面再次一一闪现,这几个她生命中最亲近最重要的人最后却都直接或间接地因为她而一个个死去……

病床边围着的几人见陈禾颜如此神色,以为是她头痛了,陈禾南不愧是军人出身,反应极其迅速敏捷,蹭一下跳起来顺手就嗯响了床头上方的呼叫铃。

接下来就是又一阵的兵荒马乱,陈禾颜想出声阻止都来不及了,都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大群白衣天使推着各种仪器又呼啦啦地涌进了病房,将原本还挺宽敞的vip单人病房塞得满满当当。

虚惊一场后,医生和护士们带着一脸万幸的表情陆续离开了病房,陈母和陈奶奶犹不放心,非拉着神外主任又询问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后才放人离开。

但这么一场打岔下来,陈禾颜原本红了眼睛快要止不住满眶而出的泪水就又被憋了回去。

医护人员都离开后,陈奶奶赶紧拿过自己手里一直抱着的保温桶,打开盖子,从里头倒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米浆汤,“来,给我大丫头吃一碗,都饿了这么久了,吃了才有力气恢复,这米汤我熬了一个多小时哩,瞧这米油熬的……”

陈禾颜才刚醒,医生建议她暂时先吃一些简单清淡的流食,刚刚秦隽的助理蒋立也送了家里厨师做的一些流食过来,但老太太觉得要给病人吃的东西,外人做的哪有自家人做的放心。

病床被摇起来,秦隽从陈奶奶手里接过小碗,用勺子搅了几下散凉,然后开始慢慢地一勺一勺喂给陈禾颜吃。

陈禾颜也没闲着,一双眼睛滴溜着在在场五人身上来回地转,她刚一觉睡醒,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她一梦醒,对于这个世界有了和从前不一样的感知,这是一本书的世界,他们不过都是书中为了衬托男女主角而存在的配角……明明都是她最最熟悉亲近的面孔,这会儿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陈禾颜神色怔然,咽下一口米汤,目光无意识地一转,恰巧落在弟弟陈禾南身上。

和病房里的其他四人相比,说起来无论是她这场意外前还是她昏迷时所感知的书中画面,她都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这个弟弟了。陈禾南军校毕业以后就去了部队,此后便以很少再能回家,上一次回家还是三年前因为他们爷爷因病去世。

陈禾颜细细地看着这个只比她晚出生了几分钟的双胞胎弟弟,比上一回见面的时更黑更劲瘦了些,但帅气的小平头却依旧如从起那般充满健朗、阳光的活力。

可就在这本书未来的结局中,因为她,他最后的结局却是一具车轮下血肉模糊的残破尸体。

她身边所有最亲近的人最后都因为她而要一个个落得那般不得善终的结局……

陈禾南侦察兵出身,感知异常敏锐,再加上双胞胎姐弟俩从小熟知对方心思,其他人都没注意,他却感觉到他姐姐看他的目光里带着说不出的绝望和悲凉。

陈禾南先是怔了一下,想了想,挠挠头,对他那个正在兢兢业业喂饭的姐夫道:“姐夫,我看要不……要不过后再找医生给里里外外仔细地检查一边,毕竟是脑袋被开了瓢,这万一以后说不定成了智障,只会嘿嘿嘿嗷嗷嗷的,多闹心啊,哦……还可以顺带给她把智商测验也给做了,我小时候就老早开始怀疑她智商有问题了。”

话音刚落,后脑就立刻挨了陈爸重重一记,“你个小兔崽子,在这儿胡咧咧什么呢!”

陈禾颜眼中的哀色迅速褪去,刚刚还满腔浓郁的姐弟手足之爱顷刻间犹如山体滑坡,她再咽下一口米汤,眯眼看着这个破弟弟,“陈禾南,别以为我现在动不了就打不死你,信不信我让我老公头给你拧掉?”

秦隽手一顿,没有说话,默默地继续自己手上的喂食工作。

陈禾南表情夸张,一边龇牙咧嘴地揉着被狠抽一巴掌的后脑勺,一边在暗中悄悄观察陈禾颜的神色,见她那曾经拿棍子撵着抽他的女霸王气质又回来了,他暗中悄悄松了一口气,在旁人不注意的地方嘴角却是微翘着的。

病房里正笑闹着,忽然门被轻轻扣响。

陈禾南起身去开门,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朝门口方向望了过去——

门被打开,首先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大束粉嫩嫩的康乃馨,随后花束后面就露出了秦彦一张带着微笑的脸,他看向开门的陈禾南,先是疑惑地一愣,而后想起来这是谁了,笑着对陈禾南道:“你……你是我大嫂的那个双胞胎弟弟吧,我记得以前我大哥大嫂结婚的时候见过你,你好,听说我大嫂醒了,我来看看她,我哥也在里面吧?”

陈禾南很有礼貌地笑着朝秦彦点点头,侧身让他进来。

陈禾颜就这样看着秦彦捧着一大束花朝床边走过来,清俊的脸上扬起一个微笑,着对着她道:“大嫂我来看看你,好些了吗?”

陈禾颜看着秦彦的脸瞳孔猛地一缩,猛地一下深深吸气,尚在嘴里还没来得及下咽的米汤因为急促的呼吸狠狠地呛住了,还有一些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呜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乳白色的米汤从陈禾颜的下巴狼狈得滴到她的衣领上、手上,甚至于面对面坐在她身边的秦隽也不幸中招,衣襟上也挂了一些。

秦隽立刻起身,放下手中的汤碗,别的也暂时先顾不上,当即把手放到陈禾颜的后背,轻轻拍打给她顺气,早前医生特意交代过,她现在不能情绪过激,也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其中包括剧烈咳嗽……

“哎呀呀,好好的,突然……这是怎么了这是?”

一旁的陈妈赶紧从床头的抽纸盒里抽了几张纸巾手忙脚乱地把陈禾颜站在下巴、脖子上的米汤残汁胡乱擦掉,另一只手抚着陈禾颜的前胸,和秦隽一起,一前一后地给她顺气。

可惜,两人一前一后的顺气安抚远没有站在病床对面拿着鲜花一脸无辜的秦彦杀伤力来得大,陈禾颜看着他,眼底深处的惶恐无法遮掩,她呼吸越发急促,剧烈的咳嗽一声接一声,根本安抚不下来。

“颜颜!深呼吸……乖,慢慢深呼吸……看我,深呼吸……”秦隽眼看拍背顺气完全没有,情急之下捧住了陈禾颜的脸用手轻轻托住,让她的目光看向的双眼,努力想要调试她的情绪和呼吸。

可一时之间陈禾颜胸膛剧烈起伏,咳嗽根本不受她意识的控制,根本无法停下来。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www.mimiread.com 瀹夎鏈鏂扮増銆傘

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剧烈咳嗽,震颤从胸腔出开始蔓延,很快陈禾颜就感觉到了脑中似有嗡嗡的响声在逐渐放大,后脑位置的那个伤口一跳一跳的锐痛,好不容易有了点血色的脸也开始随之一点点又苍白了回去,咳嗽着咳嗽着就忽然出现一声干呕。

旁边的陈禾南、陈父还有陈奶奶见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都围了过去,陈禾南手长,当机立断,立刻伸手狂按呼叫铃,摁了几遍后因为心里实在急躁,他干脆大步离开打开门冲出病房直接去喊人

刚刚还很温馨欢乐的病房一下就乱了套,有陈禾颜的咳嗽声干呕声,还有其他人的惊呼声……只有秦彦还捧着花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他不禁腾出一只手来摸摸自己的脸——

他脸上有什么可怕东西吗?大嫂这是见了他被吓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