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 > 14、绝不认输

14、绝不认输

白衣天使们尽职尽责,十多分钟前才来打过一个空来回,眼看着病人家属这么急切慌张,值班护士也意识到这回大概是真有问题了,于是动作迅速,一群人再次呼啦啦涌进了病房。

秦彦还没来得及在这一系列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只能抱着花站在原地,然后被匆匆进来的医生和护士们挤碰着一路退到了墙角。

看看站在医护旁边脸色沉凝紧绷的秦隽,秦彦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着喊了声哥,结果人只不错眼地紧盯着病床上的情况,压根一个眼角余光都不给他。

本还想再多问几句嫂子到底什么情况,但看他哥这种恨不得杀个人泄泄愤的表情,秦彦悻悻地住了嘴,默默站在角落里看医护们忙碌着。

医护人员到底是专业的,在他们专业操作下,陈禾颜渐渐止了咳嗽,情况很快稳定了下来。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銆

好在这次有惊无险,最后也没什么大碍,但医生也再次郑重提醒陈禾颜,她必须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修身养性,不能有任何过激的情绪和动作行为,必须心平气和,要保持乐观愉快的心情……

好一番人仰马翻之后,危险警报算是解除了,医生们很是尽责,也是为了能少跑几趟,他们特意多留了一会儿做观察,在确定陈禾颜无碍之后一队人马就陆陆续续地都离开了。

秦隽和陈家人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终于得以缓缓松懈下来几分。

但陈禾颜毕竟也才刚醒没多久,这么一番这折腾下来,将将恢复一点的精力就又被折腾没了,脸色上有些苍白,神情恹恹地躺在病床上,眼睛半开半合。

秦隽俯低身靠近陈禾颜的耳畔,看了一眼床头还剩下小半的米汤,低声问道:“要不要再吃一点?”

陈禾颜微微摇头,表示已经不想再吃了,她低敛眼睑,目光在秦隽胸前的那片位置凝驻,今天秦隽穿了件深灰色的衬衫,方才溅上去的米汤斑斑点点的很明显,于是她指了指他胸前衣领上的污渍,抬手想去够床头柜上放着的纸巾。

秦隽轻轻握住了陈禾颜的手又将其放了回去,他自己抽了张纸巾随意一擦,这时候污渍已经干了,也擦不掉了,他便笑笑道:“没事,一会儿蒋立会给我送今天换洗的衣服过来,到时候换一下就行了。”

他看着她面上已显倦色,声音放得更轻了,“累了的话就再闭眼休息一会儿,我守着。”

陈禾颜顿了顿,然后轻轻点头,慢慢闭上了眼睛,遮也遮住了她眼神中的一些无法明说的情绪……

她刚刚一直竭力表现得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是正常的,不去看秦彦所在的方向,她怕让秦隽看出什么异样来。

毕竟,现在秦彦还是那个会拿着鲜花上门探望、温和亲切地喊她大嫂的小叔子,还不是日后那个面目森冷阴沉、手段狠厉对着她冷笑说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报应活该的小秦总……

病房里大家看着闭眼浅憩面带倦容的陈禾颜,都不约而同地可以收敛气息,尽量不发出声响。

这会儿外头的天色已经擦黑,时间也不早了。

因为陈禾南今天一回a市,刚下来高铁,也没现回家,带着行李就直奔医院来了,他这次一共有五天的假。

陈父陈母觉着在这儿太多人也不大妥当,会打扰女儿的休息,于是陈家人和秦隽商量着大家先都回去,陈禾南也好回家先放放行李,太晚陈奶奶年纪大了也吃不消,而医院这里晚上秦隽守着,第二天再来换人。

这样商量好了以后,陈家人便准备先行离开。

见到陈家人都准备出去了,一直默默站在角落里的秦彦想着,人家陈家人都要走了,他这个做小叔子也是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于是他抻长了脖子探着头小心翼翼地觑了觑他哥神色,压低了嗓音轻轻说道:“那什么……哥我也走了,就不留在这里打扰大嫂休息了。”

秦彦从小怵他哥哥胜过他爹,刚刚他哥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所以他一直缩着狗头保命没敢开口说话。

秦隽听了以后便点点头,“嗯,你先回去吧。”

“那……这个花,我给放哪?”秦彦捧着手里的话,犹豫着问道。

秦隽看了看开得显眼的淡粉色康乃馨,想了想,对秦彦道:“你大嫂现在身体还很虚,花朵里有花粉,最好还是不要接触,免得再咳嗽了,你先带回去吧。”

“哦哦哦。”得了令,秦彦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忙不迭点头,捧着花放轻了手脚跟在陈家人身后准备一道出门

但走了几步以后,秦彦又忽然停下脚步,踌躇几瞬后他对秦隽道:“……哥,本来……本来今天小昕也是要跟我一起来看大嫂的,但她这两天通告排得太满实在抽不出身来,她……她要我跟大嫂说声抱歉,也祝大嫂能够早日康复,等她空下来,就会来看大嫂的。”

闻言,秦隽侧身抬起头来看向秦彦,漆黑深沉的目光在他脸上定了定,而后才淡淡开口:“好,我知道了。”

说完以后便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看着床上似乎睡得不太安稳的妻子。

陈禾颜其实并没有完全睡熟,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的,她甚至能听见病房里的人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有她爸妈的声音,有秦隽的声音,还有……秦彦的,和记忆中那些还没有发生过的画面结合,陈禾颜只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即使是逼着双眼,眼皮之下的眼球也还是在吃力不安地滚动,眉头紧锁。

而秦彦听得了自己哥哥的话后,心里也算是放松了一些,跟秦隽道别之后就跟在陈家人身后一起出了病房。

出病房后,秦彦和陈家人一起往电梯走,秦彦作为豪门出身的少爷,有社交牛逼症,只从病房走到电梯的这一段路,他就成功地和陈家人欢快热络地聊上了。

尤其是陈奶奶,老太太对这个长相俊秀、谈吐有礼的小伙子很有好感,进了电梯后一老一少还在那里聊得很欢,秦彦逗趣哄得陈奶奶眉开眼笑。

而陈禾南站在俩人身后,他一言不发地看着秦彦正弯腰扶着他奶奶正在说笑的背影,眼中若有所思……

***

月上中天,万籁俱寂,此时已经快到凌晨两点,a市三院白日里人来人往的住院部大楼此时也静了下来,八楼是vip病房区,人少环境清幽,这会儿时至深夜更是显得一长宁静,走廊上还有夜班护士偶尔走过发出的轻微脚步声。

陈禾颜躺在病床上,静静地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屋子里的窗帘已经被拉上了,此时房内黑黢黢的一片视线不清,只有病房门上的那块小玻璃窗口还能透射进来一些门外走廊上昏暗的光线,偶尔走廊上有人路过便有光线便会闪过一阵阴影。

她睁着眼睛盯着那明明灭灭的光线出了一会儿神,仰躺的姿势睡得背有些发麻了,便试着轻轻扭动肩膀和腰部,慢慢地翻了个侧身。

她昏迷了这么多天,醒来后又重新睡过去睡了快一天的时间,在见到秦彦时被差点被吓去抢救,之后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大概是睡的时间实在够多了,便没了多少睡意,这回睡到半夜就自发地醒了,虽然感觉身体还有些虚弱,但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于是就这样睁眼躺

着。

静谧的病房里陈禾颜甚至能听到离她不远处睡在沙发上的秦隽轻缓的呼吸声。

秦隽……

还有秦彦……

还有她的父母、胞弟、奶奶……已经这个世界核心人物女主角姜昕。

想着未来将要发生那一系列变故,陈禾颜只觉得她后脑上那个缝了针的伤口又开始突突地跳了,还有右手手腕上似乎也再次感觉到了诡异的痛感。

陈禾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她该怎么办?

姜昕和秦彦是本书的男女主角,可以说就是这个世界的命定之子,而她和她身边所有亲人都只是为衬托男女主完美爱情而被炮灰掉的配角而已。

这就是炮灰配角们存在的意义,也是书的作者亦或是这个世界的意志为他们早已安排好的宿命。

所以,怎么办?她的结局早已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她还能怎么办?认命吗?

当然不!她凭什么要认命!

说到底她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十恶不赦的坏事吗?没有。

即便是杀人犯,那还罪不及父母妻儿呢!

那她凭什么最后就要落得那样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

明明她从小家庭和睦幸福,父母长辈疼爱,学习成绩优异,她在老师们的称赞中考上了华国最好的大学,长得也不差,后来和秦隽恋爱,也有了圆满的结果,婚姻幸福美满,生活富裕,除了偶尔婆媳的相处有些不愉快,但丈夫明理从来不会让她受委屈,他爱她也尊重她,沉默不善言辞却总是用行动默默表达。

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明明那么美好,怎么就成了为了衬托他人甜蜜爱情婚姻而存在的糟糕对照组了呢?

既然有了这么一场意外,她在昏迷中窥探到了这个书中的世界觉醒了,看到了未来的结局,那就是老天爷冥冥之中在帮她,所以怎么能认输。

一切都还尚未发生,还来得及,总得做些些什么,她绝对不能就这么认命,至少不能在眼睁睁的地看着身边她爱的人一个一个因她死去。

陈禾颜深深地吐出一口一直闷在在胸口处的郁气,此时她感觉右手手腕处的疼痛更加明显了,就像是真的有一把利刃在一下下割磨她这里的血肉筋骨一样。

她绝不能向她既定的宿命认输。

陈禾颜忍着痛咬着牙,两手撑着颤巍巍地从床上仰起身来,但因为右手腕实在疼得有些受不了了,她便将右手紧握成拳伸开手臂在空中甩了甩,但因此使得同样有些虚软无力的左手臂难以单独支撑身体的重量,又仰倒摔了回去。

铺得厚实的病床发出一声清微的响动,然后下一瞬,就听见不远处沙发上咚的一声重物滚落在地的闷响。

play
next
close